星島日報

【巴士的點評】為何硬要迫到中央血腥鎮壓香港?

2020-07-17 08:25
戴耀廷的「攬炒十步」顛覆大計,實在有太多正常人無法解釋的地方。整個「攬炒十步」的部署,環環緊扣,透過否決預算案,迫政府解散立法會,然後製造連場混亂,迫中央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激發更多市民上街,到第九步令到「香港街頭抗爭更激烈,鎮壓非常血腥」,第十步就是西方對中共實行政治經濟制裁。

戴耀廷理想中的第十步結局是這樣的:「我們已攬着中共一起跳出懸崖,之後會發生甚麼事,我已寫不下去了,因已超出香港界線。國際社會怎樣對付中共,制裁對中共及中國社會的震撼有多大,是現在所不能預見的。」

有不少人支持戴耀廷,但只有很少人會詳細看他的「攬炒十步」究竟想做甚麼。他這陽謀是要迫中央用「非常血腥的方法鎮壓香港,要香港人攬着中共一起跳出懸崖」。

這樣問題便來了,一般人投票給反對派議員,除了傳統心態想監察政府之外,具體針對的不外乎兩個方向,第一是不滿現時特區政府的施政,第二是爭取民主自由。但是,究竟有幾多人在投票時知道設計「35+」主事者,是想迫使中央血腥鎮壓香港,迫香港人與中共攬着跳落懸崖呢?這種「攬住死」的自殺式政治訴求,在世界各地極為少見。作出行動通常是想爭取具體目標,但赤裸裸地表述「攬住死」的結局,極其罕見。

我一直對戴耀廷推動抗爭運動和現時的攬炒陽謀,抱有疑惑,究竟他的動機是單純地爭取民主自由,還是別有所圖呢?提出這個迫令中共血腥鎮壓香港的藍圖,合理推想,有兩種心態。

第一是巨嬰心態。在二○一三年,戴耀廷提出要發起佔中運動,我當時覺得他是照抄美國佔領華爾街運動,只是一個空想主義者。那時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是由提名委員會提名,然後一人一票普選特首,這也是《基本法》提到的特首普選方式。戴耀廷等人要提出「真普選」,對任何有提名委員會提名的普選特首方案,皆不接受。

那些年我出席一個典禮,碰巧旁邊坐着一個歐洲大國的總領事,閒着無事,大家談起香港的民主發展。總領事對香港的反對派堅持要求純粹的特首普選,感到詫異。他認為最佳的方法是先接受有條件的普選,然後再行爭取。

我與這個西方外交官的看法相當接近,覺得爭取民主與打麻將一樣,「有胡唔食,罪大惡極」。從民主派的角度,政府提出有提名委員會的普選,應該先行接受,法案通過之後,又可以馬上上街遊行,爭取沒有提名委員會提名的普選,根本不用做「有或無」的選擇,可以食完再爭。

我當時覺得這是一種巨嬰心態,與嬰兒一樣,只會說我要我要,只考慮自己,不考慮別人。雖然幼稚,但動機純粹。事實上,整場佔中運動,又話愛,又話和平,又的確似巨嬰行為。

第二是毀滅心態。黑社會不會在自己地頭生事搗亂,只會到別人的家園爭地盤,因為誰都不想打爛自己的家園。政客也是一樣,對於自己的土地有深厚感情。戴耀廷卻把香港當成別人家園那樣,作出毀滅式、攬住死的襲擊,對自己家園毫無感情,也不怕年輕人流血,有着很濃厚的受外部勢力操控的味道。

換個角度,如果是美國或台灣策動這些鬥爭,就很容易明白了,她們當然不想香港發展民主,只想香港與大陸持續鬥爭,鬥得愈爛,她們的得益愈大。若香港真是實現了民主,那怕只是有限度的普選特首,香港人與中央和解,最不開心的,一定是台灣和美國。這就令人高度懷疑大力推動攬炒的人,究竟是民主主義者,抑或是賣國者?去年的反修例,發展成大量的「裝修」、「私了」,極其暴力,更令我覺得這場運動並不單純,發動人貌似巨嬰,實有深謀。

我呼籲任何愛香港的人,特別是傳統泛民,不要加入這場迫使中央血腥鎮壓香港的陰謀當中,不要為了爭取激進年輕人的選票,便出賣了自己的良知,把年輕人送上血腥的死路。問題不是35+,而是透過35+做甚麼,若想透過35+去顛覆中央,你們真是覺得可以鬥贏共產黨嗎?你要割人喉嚨,還能期望對方攬你錫你嗎?

盧永雄

全文刊於《巴士的報》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