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巴士的點評】99%的人 夜半敲門也不驚

2020-07-02 08:34
  《香港國安法》在六月三十日深夜出籠,這是一個辣版國安法。在法律生效前夕,一大堆團體已感受到新法律的威力,紛紛對號入座,宣佈停止運作。從最高知名度的「香港眾志」,到少少知名度的「香港民族陣線」、「學生動源」,到聽都未聽過的區議員搞的組織「維多利亞社區協會」,全部都趕在《香港國安法》生效前冚旗。如無《國安法》,真不知香港有這麼多反動組織。當然還有一批黑暴頭目,早已逃亡海外。

  看着不同人不同組織的絕命宣言,甚感諷刺。甚麼「離開不是放棄」,「會繼續為不義發聲」之類,真是覺得好好笑。在這場「頭盔革命」中,貌似領袖者個個膽小如鼠,「叫人衝,自己鬆」,若然有年輕人仍相信那套叫你去衝的鬼話,仍然在七一上街非法集會送人頭的話,真是無人幫到你了。

  過去一年,百分之一的人搞事,要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承受,受苦包括黃絲與藍絲。有人做生意先遇上黑暴再遇上疫情,一盤生意,半生心血,都要破產收場。也有十七歲學生上街示威,攜有汽油彈,被判入獄兩年八個月,他本來已獲美國大學取錄,最後前途盡毁。無論黃藍,他們都是受害者。沒有國安法,看來沒有辦法止血。

  香港鬧個翻天,受益者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如他的前國安顧問博爾頓著書所說,他只關心迫中國俾好處他,有助他去選舉。香港鬧得厲害,他正好壓榨中國,買多幾十億美金大豆。

  香港鬧個翻天,受益者是台灣蔡英文。她由落後對手韓國瑜二十個百分點,透過大玩香港反修例事件,結果在總統選舉中反超十八個百分點大勝。

  香港鬧個翻天,受益者是一眾反對派政客,他們在去年十一月區議會選舉中完勝,將大量三、四線小將送入區議會,個個領三萬月薪,還有實報實銷津貼,有西貢區議員用一點二六萬元買「iPhone 11 Pro MAX」手機,用公帑享受新鮮電子產品。所以反對派政黨明知去年十一月十一日示威者用天拿水淋人然後放火這些行為,已經完全超越所有道德良知的底線,但為了選舉利益,就堅持不割席,變相鼓勵了這些極度惡劣的群眾暴政。

  這百分之一的搞事者,享受着運動的果實,卻要其他百分之九十九的市民去埋單。如今還有很多人聲稱為了民主自由理想,要參加九月立法會選舉,去爭取35+。這些「理想份子」當選後,如果願意把每月十萬元的人工捐八點五萬出來,我就真的相信他們是為理想了。現實卻是反對派議員們一直逼政府高官減人工,當其他人叫立法會議員也減百分之十人工,卻無一人響應。我奉勸大家一句,睇政治不是睇政客說甚麼,是要睇最後誰會受益,利益所在,殺人都可以做,特別是叫其他人去殺人,就更加無成本了。

  《香港國安法》的狠辣條文,是針對那百分之一的搞事者,其他百分之九十九一般市民,平生不作虧心事,夜半有人敲門也不用驚。

  有人話有了《香港國安法》,就無言論自由。我在中國大陸,在酒樓飯店,就見過有人坐大堂中座,吹水鬧國家領導人。你在北京坐上的士,和司機講政治,他們同樣甚麼也敢鬧。在內地也可以,看不到在香港不可以。未來一般香港市民也是facebook照上,政府照鬧。

  當然那一小撮搞事者,帶頭發動群眾,想去推翻政府,就於法不容了。他們借言論自由,不斷散播假消息話太子站打死人、叫人去圍旺角警署,那就是兩碼事了。其實這些行為在現行法例也是犯法,過去只是政府扮好人,不敢去告而已。例如《刑事罪行條例》第九條「煽動意圖罪」第e款「煽惑他人使用暴力」,或者第f款「慫使他人不守法或不服合法命令」,這些行為本已犯罪,不用等《香港國安法》了。

  我相信百分之九十九的香港市民,不會受《香港國安法》影響。若有疑問,抓住一條原則——「犯法的事情不要做」,這樣就足夠了。非法集會、堵路、打港鐵、裝修、私了、侮辱國旗國歌、鼓吹香港獨立、搞革命推翻政府,就當然不能做了。不做犯法事情,我們還能很自由地過活。

盧永雄

原文刊於《巴士的報》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