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七一無遊行 標誌二度回歸

2020-07-01 07:30
  今年七.一氣氛有點不尋常,過往七.一邊是慶祝,另一邊是遊行,去年反修例掀起政治風浪,遊行人數激增。今年先有新冠肺炎疫情,跟著港區《國安法》出台,警方自回歸以來首度反對遊行申請,警方嚴密布防,成為九七後首度沒有大遊行的七.一。

  慶祝日變示威日

  七.一搞示威遊行,成為回歸後一大特色,記得當時曾經聽有老愛國人士論及此事。有自覺開明的一派覺得沒有問題,認為這是見證「兩制」,反映香港的自由比回歸前有過之。不過,當時也有穩陣派憂心忡忡,覺得在慶祝回歸日搞遊行,是有人刻意贈興,目的是把這個日子,變成申訴怨氣的場合,藉以掩蓋主權回歸的好事。

  儘管愛國人士有不同意見,基本上特區政府當時採取了按規矩辦事的原則,只要遊行經合法申請,無論主題是甚麼都批准,慢慢這個日子變成批判政府政策的大匯聚。在七.一遊行的效應下,各類示威活動愈來愈多,經過警方統計,每年舉行的示威遊行活動有五、六百宗,超過每日一宗,有人把香港喻為「遊行之都」。

  到了二〇〇三年,反對派乘着不滿廿三條立法,組織五十萬人的大遊行,終於令立法工作在最後一步受挫,政府威望大挫,其後沙士來襲,多位局長請辭下台,揭起了衝擊管治團隊的新一頁。

  和平守法變暴力

  〇三年的大遊行雖然令政府施政重創,但當局仍然繼續批准每年的集會申請,令每年的回歸日都成為特區政府一個政治敏感的關卡,也成為反對派聚集力量的重要場合。

  遊行示威成為表達政治訴求的重要手段,特區政府多年來一直採取克制態度,這個情況在去年的反修例運動開始發生變化,轉捩點之一是和平守秩序的遊行,變成觸發街頭抗爭的場合。在社運最高峰期的日子,遊行隊伍夾雜高呼本地意識的人群,其後愈演愈烈,有人揮舞外國旗幟,進而打正旗號,提出港獨的口號。同一時間,獲批准的遊行最後往往伴隨激烈的暴亂,出現投擲汽油彈、破壞港鐵以至堵路等失控場面,有市民被不同政見人士「私了」,甚至放火燒鋪。在情況不斷激化下,警員不止一次鳴槍擊中激進示威者。

  在示威活動往往帶來暴亂後,警方開始反對遊行申請,愛國人士當日的憂慮結果不幸言中。今年的大遊行被拒,既有防疫的考量,相信也有保安的因素,可以想像如果任由遊行按主辦單位建議,在拉疏人流下繼續進行,活動隨時進行十幾小時以上,在緊張氣氛下的風險恐怕不易控制。

  政治降溫利經濟

  七.一之前,中央為香港訂立港區《國安法》,有人形容為第二次回歸,香港不再如以往,任由政治人物隨心所欲地做想做的事。作為經濟及國際金融中心,香港會以新的法律框架下運作,期望由政治熱點重回一個經濟中心的角色,今個七.一同時是首個沒有大遊行的日子,回歸紀念日相信亦從此有不同意義。

齊秀峰

架勢堂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