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法律界捉錯目標轟錯靶

2020-06-25 07:16

  人大訂立港版《國安法》,法律界針對法例說明猛轟,一時間炮聲隆隆,中央也煞有介事回應。部分法律界人士不接受立法已在意料之外,但今番攻勢揀了委任法官做重點,就有點奇奇怪怪。

  法官委任非最核心

  港版《國安法》如箭在弦,無論建制與反對派都非常關心,兩者焦點不一樣,但當中也有共通點,譬如說法例有幾辣,是否會即時執法「拉人封艇」等。與熟悉外國政府或反對派思維的官員談起,他們都對立法和執法有關注,但法官委任看來就並非他們最擔心的地方。

  自人大確定立法後,各方對立法和執法都表達過不同關注,譬如是否在香港審訊、是否由警隊設立類似政治部的執行機關,抑或另起山頭等。當人大常委進行審議後,對法案作出重點說明,隨之公民黨對法官委任表示關注,之後前任大法官李國能又發聲明。不過,外國或有可能會受法例影響的人士,卻似乎未必認為這是重點。

  反對派的大狀質疑由特首委任法官審《國安法》,最開始有點捉錯用神,以為是特首欽點個別法官審個別案件,於是揮軍大進。不過,特首後來澄清,這與現在委任法官制度相近,方案與李國能的建議差別不大。不過,反對派看來是大軍已出,就堅持打到底,於是繼續砌下去,高叫安排影響司法獨立。

  法官無諗過做被告

  然而,無論公眾抑或自己對號入座覺得受影響的政治人物,對這個議題有多關心,便令人不無懷疑。說到底,香港的法院運作多年,沒出過大問題,無論外國抑或一般人,覺得出事的機會相對細,何況,現在特首透露不是針對個別案件揀官,這又值得有多大擔心呢?

  如果說委任法官不值得太擔心,甚至是偽命題,法律界內的反對派為何會勞師動眾猛轟呢?一個可能是他們對法例草案不掌握,當草案說明出來急就章回應,就把安排理解為針對性揀官,鎖定目標猛炸一輪,就算發覺不是重點目標,都只能繼續,大律師公會後來堅持不接受林鄭的說法,就有點這個味道。另一個原因是像李國能本身出身司法體系,從沒想過自己成為被告,關心的只是法官或法院的權限,於是就把焦點引導到這個範圍,實際上對普通人而言議題就有點離地。

  對委任法官有質疑,砌落有點搔不着癢處,按照反對派一貫策略,就是把問題簡化為口號,指控做法影響司法獨立,期望以洗腦式的指控達到反對的效果。

  已經鬆章不怕解釋

  《國安法》出台,反對派不收貨在中央是意料中事,他們揀選委任安排發炮,中央樂於解釋。從草議法例的過程,司法人選的揀選有過精密的思考,譬如如何避免雙重效忠、保證法官熟悉相關範疇等。一如人大常委譚耀宗所說,草案在不少安排上考慮過香港的情況,作出了寬鬆的安排,包括沒有明確排除外籍法官審案,所以對手以重炮攻堅,中港政府一於兵來將擋。

齊秀峰

架勢堂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