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委任法官的不同層次思考

2020-06-24 06:54

就人大為香港訂立《國家安全法》,中央官員昨日來港與本地一批知名人士和社會領袖見面講解,同時聽取意見。同一時間,一批本地法律界人士包括前任大法官李國能、大律師公會正副主席等,紛紛就已知的條文發表意見,形成別有深意的場面。

今次是全國性法律

人大常委上周就港版《國安法》進行審議,之後透過新華社披露當中重點,本地一班法律界人士包括公民黨和法律界議員、大律師公會等均對當中條文表示質疑,包括法例中由特首委任法官,設立國安委員會等,之後連前任大法官李國能都開腔。

本地法律界的反應,多少在預期之內,因為過去涉及憲政的重要議題,他們都會踴躍發表意見。不同的是,過去中央對他們的意見會較為重視,至少願意細心聆聽,這次這些本地法律精英卻不被諮詢,只能如其他市民獲知情況,自行回應。對於他們的意見,至今為止主要由特首林鄭月娥和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以及人大常委譚耀宗作出回應。

這些屬於反對派的本地法律精英有點被冷待,有和他們交過手的過來人直言,現在的情況或者會令他們有點不是味兒。然而,無論從原則和實際上,中央都有一改過去諮詢做法的原因和理由。從原則上,今次是訂立全國性法律,以頒布形式在港實施,這與香港自行立法完全不同,全國性法律是對全中國人民負責,持份者不同,諮詢對象自然不同,立法會、大律師公會都不是內地的體制,不被諮詢不足為奇。

特首向中央總負責

訂立全國性法律,與香港立法不同。正如本地部分法律精英大力批評由特首指定法官的安排,但在人大常委眼中,這卻涉及中央和特區的關係。特首是特區首長,是對中央負責的總執行人,寫法例的時候把權力交託給特首,根本是合情合理。這與特區自行立法時,講求三權分立是兩件不同的事,兩者不可相提並論。

中央為香港寫法律,要有「守尾門」的想法,特首是由中央任命,這個任命權是實質的,所以依法守護國家安全的權責要交給這個總掌舵人。相反,大法官是香港自己選出,由特首任命,不涉及中央和特區問責的層面,從這個角度,批評者根本不是針對同一個層次的問題。

過來人覺得,在任命法官的問題上,正好凸顯部分本地法律精英只想兩制,沒想一國。從中央角度,今次是透過《基本法》附件三頒布全國性法例,當中不但牽涉特區安定繁榮,同時要確保出現非常情況下的國家安全,這個安全筏不能不備,而且要想得周全。正因為中央重視依法而行,條文才不能放鬆。然而,部分本地法律精英只着眼他們重視的獨立性,至於如何確保不出亂子,答案是對不起沒有想,因為這不是兩制的責任,最後就是提出如果想不到就不要立法。

議題不能無限loop

過去這些法律精英對敏感的憲制議題都是原則上贊成,具體上挑剔,結局是公開高調地反對,多年來一直把這些要處理的議題無限loop。不過,吸收了多年經驗,中央已經明白除了高調的一群,還是有其他人熟悉香港法律;香港奉行普通法,但香港不是奉行普通法的唯一地方,不是一些意見多的人說了就算。這些法界精英對中央不應欺以其方,因為欺得多了,當要有真誠的諮詢,其實還是可以有其他人可以問的。

齊秀峰

架勢堂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