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私醫大拿公帑 外界諗極難明

2020-06-23 08:05

政府的保就業出台,外界自然八卦甚麼公司有申請計畫。在新公布的名單中,有富豪醫院的養和,成為獲批最多金額的僱主之一,另外不少私醫都榜上有名。近年私醫收入飛升,被形容為肥到着不到襪,這次向政府攤大手板,皆因疫情橫掃下,私人醫療成為重災區。

勁賺多年 怎會水乾

私醫集團過去幾年生意興旺,皆因內地人蜂擁南下看病買藥。有業內人士說,內地人來港打疫苗買藥,有私醫單是開醫生紙給內地客買藥已經夠交租請人。這種好日子在去年反修例後開始轉變。到今年新冠肺炎肆虐,中港互相封關,本地人也減少到醫院,私醫生意變成大插水。

自從前任特首曾蔭權容許把醫療當成產業,私醫「豬籠入水」,多年積蓄豐厚,這次業內很多人向政府伸手,一個原因是入了自己錢的錢就是私人袋,政府向企業派錢是不拿白不拿。另一個原則是覺得業務有可為,於是加大投資。像富豪醫院養和幾年前落重本在港島東設立腫瘤醫院,引入最新的質子儀。這個儀器有放射性設備,要深挖地庫,工程需時甚久,投資相當龐大。這樣進取的項目,配合各項配套設施,服務目標當然不止是本地有能力的中產,現在北面客源近乎全斷,自然多少都有點壓力。

養和是私醫龍頭,又有多年積儲,就算沒有政府派錢相信都捱得過去。不過,很多新興的醫療機構以至自立門戶的醫生,過去半年都陷入冰天雪地,部分醫務為主的商廈就出現退租情況,所以早前有醫療界就倡議,政府的抗疫基金就倡議把醫生納入援助範圍。

倡議支援 訴求沉寂

醫界受疫情打擊是千真萬確,但應否援助又是另一回事?政界一個看法是醫療與其他飲食、零售不同,本地公立醫療系統龐大,醫生出來自立門戶,只是希望事業有個人發展,政府不會開食堂,賣成衣。醫生私人執業賺到盤滿鉢滿,私院還高薪向公院挖角,現在環境轉差只是一時,醫護捱不過去還有退路,所以有資源都應該用來增加其他行業的支援而不是用來資助好景時做「月球人」(月入一百萬)、星球人(星期收入一百萬)。

援助私醫之議很快沉寂,不過,最近特區準備推出檢測肺炎的「港康碼」,未經確認的收費有說以一千六百元為起跳,外界就猜測這是政府向私醫「鬆章」,間接補貼他們的收入。本來,傳聞歸傳聞,一切仍待證實,但如果港康碼服務如此高昂,隨時就會起哄,要求交代,同時也會大大影響措施的效益。

港康碼安排受關注,有政界說到立法會內有醫生背景的議員表現。這些議員在過去幾年,除了積極維護行業利益,貢獻方面乏善足陳。在最近的新冠肺炎疫情,公眾見不到他們有甚麼好的專業建議,在醫療體系面臨罷工威脅時看不到他們排難解紛,所以媒體似乎也把他們忘記了,每遇到醫療上的疑難,都只是追訪政府幾名專家顧問,甚至是自己不斷發帖文的醫療學者。

體系扭曲 信任漸失

香港的醫療水平一向是亞洲前列,但近年因為大量內地人來港看病,把整個體系扭曲,甚至成為中港矛盾的根源,這次內地人停止南下,有意見認為正好趁這個空檔重新思考醫療產業化是否應該再走下去,及早作出需要的調整。從疫情以來的種種表現,公眾和醫界的信任已跌至歷來的低點,怎樣可以改變這種負面的發展,政府和醫界都不應再逃避。

齊秀峰

架勢堂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