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律政司不應容許刑事私了

2020-06-12 08:51
議員許智峯私人檢控西灣河開槍警員,獲法院接納,警員要到法院應訊。許智峯表明今次是小試牛刀,往後陸續有來,他要求律政司不要介入,關鍵是政府是否應該聽他支笛。

的士司機處弱勢

許智峯近年連環出招,先告在示威中失控的士司機,再告西灣河開槍警員。兩宗案件都獲法院接納,法庭是否接納案件,一般看表面證供。兩宗案件是否符合表面證供,法官如何作出判斷,現時沒有解釋。要留意的是,兩個出事場景都不是平靜環境,前後都有街頭示威以至暴力事件發生,這些環境提告者和法官有沒有考慮?

法庭現在接納提告,許智峯揚言會繼續來。他希望律政署不要介入,似乎是說這是民間的私了,官府最好不要插手,法律界人士怎看呢?許智峯不是律師,這次他採取法律行動當然有幕後智囊,法界中有人支持他的說法不足為奇,然而,法界中認為政府應該出手者大有人在。

這兩宗案件同涉私人檢控,但性質有點不同,的士司機案當時是個人身分,警員則是公務員執行職務。後者被人檢控,照理警方應該為他提供援助,的士司機面對檢控,則有可能要自己應付或尋求其他人協助,相對處境更加弱勢。

增富人法律爪牙

無論是司機抑或警員的個案,法界人士認為律政司都有介入的方式,做法應該是申請加入成為與訟人,向控辯雙方提出盤問,而不是袖手旁觀讓雙方私了。

認為律政司應該介入的法界覺得,刑事檢控應該是公權,私人檢控只是留下一個緊急門。現在許智峯的說法,等同是要開一個私了律政司,這個風氣一開,會不會出現一個真正完全無監察的政治檢控部門呢?這種民間刑事檢控的標準現在不明,長遠而言,公權變私權會不會令有錢打官司的富人多了法律爪牙呢?

在司機的個案中,由於涉及交通失事,理論上警方應該作出了調查,警方沒有作出檢控,法庭現在說表證成立,未來的判決會成為先例。將來若然發生交通意外,警察不告,有錢人是不是可以聘請律師,告對方刑事罪名呢?所以,許智峯的做法沿於政治考慮,但對檢控政策和法律環境無可避免帶來衝擊。

造成不信任制度

許智峯的做法,是建基於對整個制度的不信任,現在他繞開了警方和律政司到去法庭私了。同樣邏輯,若有朝一日有人提出對法庭不信任,是否同樣可以繞過法庭審訊和判刑呢?法界認為,香港的社會制度在這種無盡的質疑之中,必會產生日益嚴重的內耗,甚至到最後令到市民對包括法庭在內的建制架構都不信任。在這種環境下,律政司是否應該如控方所言袖手旁觀呢?

齊秀峰

架勢堂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