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一人脫罪 多人入獄

2020-06-04 08:05

二十歲學生早前被控暴動罪表證成立,案件經裁決後法官以未達致不留合理疑點,裁處被告無罪。現時律政司仍在研究判詞,未表明是否上訴,同一時間,判決也惹起不少議論。

法官判決不無議論

今次暴動罪裁決相對受矚目,原因涉及控罪嚴重,加上是社會運動後最先審訊的暴動案之一。法官裁決後,支持被告一方突出法官在判詞中對警員的質疑,強調警員作供未能令人入信。不過,也有批評在兩名警員作供指證下被告脫罪,是警方拉人、法官放人。

法官今次裁決惹起議論,多少是其判斷是否令人信服。法官質疑警員供詞指認得被告,聲稱視綫一直無離開該學生,法官就認為現場「兵荒馬亂」,又指兩名警員看不到或無留意現場有消防車,故此認定其供詞有疑點。有人就認為,法官不在現場,也無法複製當時環境,怎能判斷現場「兵荒馬亂」的程度,去到警員無法正確作供的程度呢?

無論法官抑或陪審團審案,說到底都有主觀判斷的成分,當中往往涉及信與不信與訟雙方的供詞。這次被告選擇不自辯,警方要證明控罪,當中還要不留合理疑點,否則疑點利益歸於被告,在無罪推定原則下通常就可無罪釋放。暴動是刑罰很重的罪名,法官採取高標準的信納要求,他在裁決中就認為作供的警員未能做到這點,於是作出罪名不成立的決定。

中槍男拄柺杖上庭

法官作出裁決,外界各按理解演繹,或者各按所需突出重點。律政司考慮是否上訴,主要是從法律觀點考慮主審法官裁決是否有爭議。有法律界留意到,被告取態是小心翼翼,在法庭上不自辯,無罪釋放後也沒有以勝利者姿態發表任何評論。

法律的原則必須是公平的,是否入罪按證據和條文判斷。從人情上,年輕人因為暴動罪被判入獄是非常可惜,令人痛心,一個人罪成也嫌多。今次年輕學生現階段逃過牢獄之災,同情者在慶幸之餘,還應該如何面對呢?這不免令人聯想到同是今個星期上法庭的西灣河中槍男。

中槍男去年在街頭衝突中被警員實彈擊中,事後被控告企圖搶劫、阻差辦公等罪名。上庭當日支持者簇擁下,中槍男拄着柺杖有點蹣跚,出入也未見有發言。究竟這刻身體已受創的他,心情是否充滿忐忑呢?根據法庭上透露,當日被槍擊後,警員及其家屬受到連番恐嚇,由此可見,街頭的暴力抗爭,往往只會釀成悲劇,根本不值得鼓勵和歌頌。

重罰帶過無罪宣揚

從佔領運動開始,鼓吹違法達義已造成大量年輕人受罰,入獄,在佔旺中有暴動罪成者被重判。在今次社會運動,有承認暴動罪的被告入獄多年。有些人美化違法行為,對判罪入獄的個案輕輕帶過,對獲判無罪就大事宣揚,然而,年輕人及他們的家長老師,最好還是自己獨立思考,為自己的前途作出正確的判斷。

齊秀峰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