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巴士的點評】三問美國有何資格反對訂立香港國安法

2020-05-23 07:20

  中央出手,叫全國人大常委會制訂香港國安法。美國一如所料地反對,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如果中國在香港落實國安法,美國會作出強烈回應。

  美國參議員范荷倫 (Chris Van Hollen) 和圖米 (Pat Toomey) 表示,正提出一項兩黨法案,以制裁執行港區國安法的中國共產黨官員和相關實體(entities),而法案亦將處罰與實體有業務往來的銀行。圖米表示,中國此舉「非常非常令人不安(very, very deeply disturbing)」。

  老老實實,我真的不明白,中央訂立香港國安法,又關美國甚麼事?她有何資格反對?姑且問三個問題,叫美國朋友答一答。

  第一問:美國自己的國安法嚴苛無比,為何她可以立法,香港不能立?

  美國訂立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最早可以追溯至一七八九年,即立國九年就訂立《煽動叛亂法》,論時間快過香港建立特區二十三年仍未立法。其後美國通過《間諜法》、《國家安全法》、《煽動叛亂法》、《關於制裁洩露國家經濟和商業情報者法令》等等,類目繁多。

  到九一一事件後,美國再大力加強保障國家安全的法例,訂出更嚴苛的法律。二○○二年通過《國土安全法》,成立了執法機構「國土安全部」,執法部門的權力大增。二○一八年訂立的《雲法案》更管到全世界,美國政府可以要求美國雲計算服務商,提供它們服務器上存儲的數據,無論這些數據存放在哪國家。即是任何國家的人一用上美國公司的雲服務,美國政府就可以拿到你的數據。如果你用的手機商,使用美國公司的雲服務,都有可能被查到資料。美國這些國安法例,管到外國去,才是真正地令外國人也覺disturbing。

  無論中央怎樣訂立香港國安法,都去不了美國《國土安全法》和《雲法案》那種disturbing的水平。

  第二問:美國在關塔那摩灣監獄施行酷刑,為甚麼美國不管自己卻來管我們?美國二○○二年在古巴關塔那摩灣海軍基地設置的一座軍事監獄,扣押恐怖份子和敵對人員。為甚麼監獄設在古巴而不在美國,你懂的……方便行刑逼供嘛。

  二○○四年三名從關塔那摩灣監獄無罪釋放的三名英國人指控,在獄中美軍對囚犯持續不斷的拷問、性虐待、強行注射藥品等等。三人發佈了一百一十五頁的報告,詳細描繪這些指控。二○○四年,國際特赦組織發佈一份人權報告,指出在關塔那摩和其他美軍監獄中,有持續不斷的虐囚行為,批評關塔那摩灣監獄就像「當代的古拉格集中營」。

  由於醜聞太厲害,上任美國總統奧巴馬曾提出關閉這所監獄,把監獄拘押的嫌疑犯送回紐約法庭受審,卻因為國會反對,關塔那摩監獄保留至今。一個用酷刑虐囚的國家,有何權利指控香港?香港今天沒有酷刑,相信將來實施了國安法,也不會有關塔那摩灣監獄的酷刑。

  第三問:美國為何不去管她的封建盟友沙特,卻來管香港?

  有人說,美國是民主國家,所以訂立國安法例並無問題,香港和中國不民主,所以訂立國安法就有問題。敢問美國在中東的緊密盟友沙特阿拉伯是民主國家嗎?沙特這個封建王權國家,按她的國安法,成立沙特調查總局 (Mabaheth),即是沙特的秘密警察機構,這個機構參與在土耳其殺死分屍美國《華盛頓郵報》沙特裔記者卡舒吉。據美國《華盛頓郵報》的報道,美國中央情報局指沙特皇儲穆罕默德是下令殺死卡舒吉的人。美國有追究給予她大量軍火生意的沙特謀殺卡舒吉,有制裁沙特皇儲和銀行嗎?美國對電鋸殺人王視而不見,才是真正的very, very deeply disturbing。

  香港過去一年深受黑暴的破壞,生意做不了,生活過不好,要靠國安法撥亂反正,美國對香港過去一年承受的痛苦當然漠不關心。美國要借香港玩中國,根本不用任何理由。不過中國已做好預備,只等美國的制裁一到,中國就會對等反制裁了。

  玩吧,特朗普玩下去,就和貪勝不知輸的香港反對派一樣,玩到自己也一起衝落懸崖了。

盧永雄

原文刊於《巴士的報》「巴士的點評」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