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巴士的點評】中央按下重設鍵

2020-05-22 07:53

       中央終於出手了!消息傳來,全國人大今次開會,其中一項議程是討論「建立健全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全國人大將授權人大常委會,訂立「港區國安法」,禁止分裂國家丶顛覆中央人民政府丶外國干預及恐怖主義行為。

  看來中央是預期疫情過後,中美決裂的時刻快將到來,趕緊出手,以免香港成為外國的棋子,陷入更大的混亂之中。

  首先要明白中央在做甚麼。《基本法》二十三條規定,香港「應自行立法禁止……」一系列影響國家安全的行為。香港回歸二十三年並未自行立法,沒有做「應」做的事情,中央就操刀去做了。中央做的方式是由人大常委會訂立「港區國安法」後,以納入《基本法》附件三的方式,等如把一條為香港度身訂造的全國性法律,直接在港實施,不用本地立法(大家都知道在香港立法會不會立到這種法律)。過去也有先例,《駐軍法》也是納入《基本法》附件三直接在港實施。這條「港區國安法」會寫到和其他香港法例一樣,有具體罪名、有罰則,本地執法機構可以直接執行,不會出現無法執行的技術問題。

  真正問題是政治問題,無論在本地的政壇,或在國際舞台,一定會湧現大量反對聲音,預期本地示威活動蜂起,短期痛楚難免。問題是忍受了短痛,是否可以解決長痛。有大亂之後,可以有大治嗎?

  中央眼見香港過去一年的亂局,最終決定訂立「港區國安法」,等如按下重設鍵(reset button),要香港返到回歸之初的狀況,不會讓外國勢力插手發動本地的暴力示威去推翻政府,不會有恐怖主義的炸彈襲擊,不會有人去外國邀請干預要求制裁香港、中國,不會有人公然要搞革命鬧獨立。總的而言,香港不能從原有的一制脫軌,變成外國的棋子。阿爺的要求其實順理成章,但反對派一定會說訂立「港區國安法」已是「一國一制」了。

  究竟是回歸香港一制的正軌,還是矯枉過正令香港變了大陸的一制,主要從香港這個資本主義制度的核心特質去考量。在二十三年前香港回歸之初,香港人珍視本地制度的特色,主要有三大特點,就是自由、法治和安定。

  第一、自由。「港區國安法」會否令香港人失去自由,關鍵是打擊一小撮,還是針對一大片?香港人希望擁有的自由,包括出入境的自由、希望有罵政府的言論自由、希望覺得施政不公時有遊行示威抗議的自由。若「港區國安法」訂立後,罵政府會被拉,六四集會又會被取締,港人就會覺得失卻自由。

  我斷估「港區國安法」只會針對一小撮政治激進份子,普通人全無影響。在現實中有一個樣辦給大家看,澳門早已就二十三條立法,並設立了國家安全委員會,但立法之後,不見到澳門人的自由受到甚麼影響,我們在網絡上,見到澳門人罵政府也罵得很凶。

  第二、法治。法治是香港回歸之初的主要特色。香港人一直覺得內地比較人治、香港重視法治。然而,香港本來重視法治的傳統,不是被政府,而是被示威者破壞了。自二○一四年的佔中開始,抗爭運動突破了法律的界線,公然鼓吹違法。去年的反修例運動,更是變本加厲,一發不可收拾。暴徒肆意「裝修」不同政見者的店舖和商場,把港鐵打得稀巴爛,大家去又一城,就可以見到外有鐵罩,內有鐵欄杆,整個商場就像監獄一樣。經此一役,我見識到暴民破壞法治的能力,絕對不會低於專制政權。「港區國安法」如果能夠切斷外部勢力支援鼓動香港的暴力運動的話,我倒覺得有利本地回到法治的正軌。

  第三、安全。這個問題更不用說,在反修例運動期間,香港失去了安全。警方檢獲大批炸藥和炸彈,其中包括TATP烈性炸藥,二○一四年的巴黎恐襲就是用這種炸藥製成的炸彈施襲。另外,警方亦檢獲自動步槍和手槍。香港距離恐怖主義,已是一線之隔。如果任由這個情況發展下去,香港就會變成以色列約旦河西岸,遍地炸彈的日子,很快就會來臨。「港區國安法」,反而可以令香港更安全。

  中央如今按下重設鍵,但矯枉不能過正。針對激進一小撮的同時,還要保障其他一大片的自由。「港區國安法」不應改應該如鄧小平所說的,「香港人罵罵共產黨也可以容許」。

盧永雄

原文刊於《巴士的報》「巴士的點評」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