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巴士的點評】教育死亡方程式

2020-05-21 07:51

早前與年輕人討論政府要取消今年高考歷史科試題—「一九〇〇年到一九四五年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年輕人說取消這試題,對考生不公平,因為若有考生花了超過正常時間去作答此一試題,若然取消,他的分數就會被拉低。我認為,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總會有這樣或那樣的不公平的指控。若不取消試題,那些回答同意「一九〇〇至四五年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的考生,拿不到高分,也會說因為社會的反對,令他得分低,這對他不公平。說到底,還是出題目者及審批者鑄成大錯。

我覺得現時的香港教育有兩大問題:通識化和違法達義的理念,加起來就形成一條教育死亡方程式。

一、通識化。未有通識科之前,歷史題不會叫學生對歷史事件的「利弊」作出論述,很多時是問事件的「原因、經過、結果、影響」。這就是把所有問題「通識化」的弊病,連其他科目的考題也通識化了。

香港通識科的設計原意是刺激學生思考,所以很多問題都是這種討論題型,並無定向答案,正反皆可,學生可隨意選一個立場,羅列「三正一反」或者「五正一反」的答案,提出論題、論證、論據,表明你知道不同的觀點,便可以拿取高分。但我覺得有三類問題,在教育上要有基本立場,包括(一)要有國家民族定位;(二)不能做違法之事;(三)不能作違反道德的行為,故不能把上述這些問題通識化,不可以漫無邊際地去正反討論一番,例如我們不會去討論「強姦利大於弊」那樣。

但現實上學生和老師開始習慣甚麼事情都可以變成通識討論題,就可以出現很惡劣的後果。

第二、違法達義。港大副教授戴耀廷大力推廣「違法達義」的理念,深受年輕老師的支持,大範圍向學生擴散。戴耀廷鼓吹只要符合心中的公義原則,即使犯法,也沒有問題,他認為這才是法治的最高境界。其實,他鼓吹的並不是法治,而是要推翻政權的革命理論。

法律並非不能討論改進,如果覺得些法律已經過時,可以針對個別法律,提出討論,甚至透過合法方式,爭取修改。但提出違法達義的理念,等如鼓勵年輕人完全不用遵守法律,成為政治暴力的理論根源。

當甚麼問題也可以通識化地討論一番,再加上違法達義理念的時候,便形成一條導致香港教育的死亡方程式,會訓練出自以為很有理想的暴徒,甚至恐怖份子。不要以為我很誇大,在警方破獲的炸彈案中,竟然有十五、十六歲的中學生參與,就知道香港教育出了多大的問題。

大家也不要以為恐怖主義離我們很遙遠,套用戴耀廷的「違法達義」標準,舉世聞名的「基地組織」領導人拉登,就是一個違法達義的「英雄」。他出身於沙地一個富有家庭,他見到蘇軍入侵阿富汗,覺得伊斯蘭教徒的土地被異教徒侵佔,心懷憤恨,便出錢出力,投身游擊,反抗入侵阿富汗的蘇軍。美國在「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原則下,曾經大力支持拉登,提供武器裝備,把拉登的部隊培訓成一支抵抗蘇聯的重要游擊力量。一九九一年蘇聯解體,美國失去了蘇聯這個最大敵人,便不再支持拉登這類抗蘇武裝組織。拉登後來覺得美國在中東的霸權行為,與前蘇聯無異,便調轉槍頭,對付美國。拉登心中的「公義」,是支持伊斯蘭教徒抵抗外國侵佔。拉登在中東各地動不了美國,就在二〇〇一年九月十一日在美國本土發動大規模恐怖襲擊,殘殺了近三千名美國人。拉登這些暴恐行為,不為世人所接受,但按戴耀廷「違法達義」的標準,卻完全是達至拉登心中公義的行為。

香港教育如果按這條死亡方程式,一直走下去,不止會訓練出激進革命份子,最後會教出恐怖份子,在課堂中討論一下:「對付暴政最有效的方法是恐怖襲擊」,又有何難?教育不改,亂局不止。

盧永雄

全文刊於《巴士的報》「巴士的點評」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