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對挑機搞局者應否繼續客氣

2021-04-28 04:03
有人形容香港現在處於平衡時空,有人搵朝不得晚,在疫情下生活逼人;有人卻仍然有空閒「打抱不平」,專向政府「挑機」。對着這些人,當局又應如何應對呢?

有錢人出信「兇」政府

  一樣米養百樣人,同一件事,不同人可以有過百種不同反應,在香港這樣開放的社會尤甚。不同的反應中,其中一大類就是逆反式回應,專門挑戰政府的決策,最近就有兩個事例。一個事例是政府要求豪宅住客檢疫,有人找律師質疑政府的法律根據,認為若無法律根據就是非法禁錮。另一個例子是網台節目主持人不滿區議會起音樂噴泉,於是跑到噴泉公開洗澡,搞到一地泡,噴泉要停用清理。

  政府要求豪宅檢疫,不是無緣無故,皆因有染變種病毒人士在大廈停留。檢疫要隔離二十一日,試過的人形容為慘過坐監,滋味確不好受,不過,大部分人都自歎倒運,很少會質疑政府無權這樣做,皆因當局防疫有責,而且官員行事習慣先想一想法律基礎是否具備,所以豪宅住客消息曝光,當局已指出是根據《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豪客在出信前,未知有沒有諮詢過律師?律師又提供甚麼意見呢?

  豪客不滿檢疫要求出律師信,有人會覺得是否「有錢人動不得」、「有錢大晒,找律師兇政府」。不過,說到底香港是法治之地,有錢出律師信,政府水來土掩,一樣有律政司可以招架。有公關界認為,如果消息不曝光,雙方可以私底下溝通,現時信件曝光,對方講到質疑政府非法禁錮這樣嚴重,當局在回應法律根據時,是否應該重申防護公眾衞生,人人有責,搶回道德高地,而不單是講法律呢?

出位牽涉利益計算

  和噴泉洗澡比,出律師信仍算是文明,大家按遊戲規則玩,網媒主持露肉洗澡,出位味道更濃。公關界說,主持所屬的網媒,踩場搞局味道更濃。這個網媒過去以針對大台嘲弄,一度大受歡迎,還成功上市。不過,掛牌牌期炒風熾烈,不少捧場客接了火棒。近年網媒似乎無復當年勇。這次洗澡搞出事,有人不滿他的做法,但也有人覺得過癮,作為小眾媒體,計落除笨有精,這也是部分網媒一貫計算成本效益的方式。

  這種情形令人想起多年前,有人在大台電視節目舉起「是是但但」的牌,這種做法是干擾廣播節目,本質可以相當嚴重,同時影響商譽,當時有一派意見認為應該追究,結果則是採取寬鬆處理,也引發了後來狙擊日益激進的局面。

  網媒人士搞挑機,本身可以有商業利益,從政府角度可以考慮引用不同條文追究,又或者就停開檢查追討損失,怎樣回應就視乎當局想法,若然寬鬆回應最可能得益是做了好人,博得寬鬆之名;壞處則是日後其他人或會有樣學樣,挑機之風愈吹愈烈。

唾面自乾一味好人

  為政之道,不能一部通書睇到老。過去十幾年,政府與官員行事傾向寬鬆,一味以好人角色出現,對挑機者採取清者自清的態度,甚至有人惡意挑機,都以唾面自乾的態度對應,就像去年示威人士攻入立法會,警方擺了空城計,這種打不還手的策略,今日還被人質疑是設局引人入局破壞。如果今日官員還想繼續做好人,是否先要問問人家是否領受呢?

齊秀峰

架勢堂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