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選舉拍板 香港重回經濟城市

2021-03-31 03:41
人大常委會全票通過修改《基本法》附件一、二內容,完善本港選舉制度。今次公布的方案相當細緻,有政圈評論員看完之後,大歎以後香港政治無得玩。

中央主導難挑戰

  這位評論員長年關注本地政制發展,由前途談判已經睇到現在。本地政治是否無得玩,視乎觀點與角度,然而一如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所言,方案要體現中央主導權,故此由中央信任的愛國者在整個制度內布下重重關卡,確保了不會出現紕漏,香港再發生如七年前的佔領運動或兩年前的反修例暴亂,機會已接近零。

  今次方案另一個要體現的精神,是確保行政主導。行政主導不是新鮮事物,在回歸之前,英廷派來的總督基本上是說了算,末代港督彭定康來港要緊握大權,一聲重組行政局,本地政壇就要洗太平地。他一聲要開放政策,被欽點為未來代理人的陳方安生反對都無用。

  港督大權在握,當時有人為港英的殖民政府提供合理性和認受性,宣揚香港無民主,但管治香港的英國有民主,故此香港毋須付民主人多聲集效率低的代價,卻可享受民主的好處。事實上,香港當時重要工程或設備都用英資,這種利益的關係卻沒有人出來質疑。

行政主導創奇迹

  殖民政府由港督管事,的確令香港集中精神搞經濟,創造了增長奇迹,成功躋身四小龍。當時香港大食中國水,沒有人出來挑戰大陸,皆因英國政府認為這種做法會損害鄰近地區關係,可以動手取締,故此大家都識做,這就是殖民地政治化妝師口中無民主、有自由的真諦。

  回歸以後,香港的自由增加了,奇怪是說香港不自由的聲音反而多了,去到最近兩年,甚至有人和年輕人形容他們是「生於亂世」。舉目四望,這時香港經濟仍然年年增長,失業率跌至百分之三以下,但結果最後卻搞出了無事違法的政治運動,最後釀成國際事件,同時牴觸了中央的底綫。

  人大常委會今次提出完善選舉制度,評論員形容是政治辣招,反對派根本難有空間挑戰中央的主權、治權,這也是他形容為無得玩的底因。在全球產業競爭白熱化下,香港亦需要盡早回復穩定性。

改革以回歸初心

  從評論的角度,天下太平等如是無事可評,當然感到沮喪。然而,當年中央領導人已經預告,香港要做經濟城市,不應做政治城市,從過去兩年的發展驗證了這番話的預見性,選舉制度的改革,從這角度其實只是回歸初心。

齊秀峰

架勢堂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