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黎智英還柙過元旦合乎法理

2021-01-01 04:31
  元旦前夕,律政司就黎智英涉嫌觸犯國安條例獲准保釋進行上訴,申請獲得批准,於是黎智英在家過完聖誕過不了元旦,要再度還柙候審。有熟悉法律人士認為,律政司這次出招賽果正常,黎智英重返羈押在意料之中。

 

  律政司反對國安法指定法官李運騰准許假釋的決定,提出上訴,結果未知,為何黎智英就立即要還柙呢?按熟悉法律人士看法,港區《國安法》施行,缺乏過往案例,現時律政司提出反對,法庭不會排除控方有勝算,故此批准申請是合理做法,當批准申請後,狀況就應先回復原樣,即是黎智英要留在關押中。再者,由於這條法律屬情節嚴重的案件,法庭應避免出現不可逆轉的狀況。所謂不可逆轉的狀況,譬如罪名如屬較輕,排期審訊時間又長,被告關押時間很有可能比一旦入罪的時間長,到時監就坐了,失去自由的時間就不可逆轉。

 

  以黎智英涉及的情況,他被控的罪名嚴重,排期到二月就審理,一旦罪成刑期比關押時間長的機會很大。相反,現在要考慮的是在重罪下他潛逃的風險,因為他若果棄保失蹤,同樣會造成難以逆轉的後果。權衡輕重後重新收押是預期結果。

 

  今次保釋的法律攻防,是港區《國安法》實施的實際運用,當中涉及第四十二條有關保釋的條文。從《國安法》的本質說,是嚴重的罪行,超越一般的事罪行,故此這條條文應理解為基本不可保釋、抑或是列出可以保釋的條件呢?現在先要高一級法院作出裁決。

 

  無論法院如何具體理解,從常理上《國安法》的保釋門檻會極高,甚至接近不可保釋,因為條文中指出「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其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的,不得准予保釋。」

 

  《國安法》對保釋訂下高門檻,是考慮到相關行為影響嚴重,同時可能涉及國家行為。李官在批准黎智英保釋時,特別列出大量限制,包括要求他不能公開發表評論等,這些限制放諸其他刑事罪行相當有,部分還涉及基本的個人自由,關鍵是這些做法是否足以彰顯和達致人大常委會當日立法的精神和要求。

 

  由於過往缺少個案,這次黎智英保釋後,在沒有出現被指違反保釋條件下,多日在寓所內會見大批敏感人物。熟悉法律人士認為,這些情況是否符合法例的原意,或許是法院或人大常委研判今次決定的考慮。另一方面,法官要批准保釋,同時要防止繼續出現傷害國家行為的可能出現,訂出的限制其實要極為周延,以防止漏洞,這種訂立保釋條件的要求,其實難度也是超高。

 

  港區《國安法》由人大常委替香港訂立,如何落實須要磨合,因此法律界人士認為釋法的機會遠比其他法例高,同時也不能排除引用回內地審訊的條文,本來不需要太大驚小怪。只是,如此一來可能會成為外國口實,所以怎樣正確理解這條重要法例,本港法院責任非常重大。

 

  齊秀峰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