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巴士的點評】假如有一天《蘋果日報》被封掉……

2020-11-21 07:36
如果有一天,你看到一段網上留言:「聽聞《蘋果日報》被封掉,為香港感到高興。一個社會的民主質量,很大程度上受到媒體表現的影響。而媒體只是四權之一,不能肆無忌憚,必須受到行政、立法和司法的制衡。制裁不合格媒體,不是對新聞自由的破壞,這恰恰是對新聞自由的保護。再次恭喜香港。」你會有甚麼感想?覺得離譜?認為變態?還是拍掌叫好?

這件事發生在號稱自己是民主政體的台灣。將上述文字的主體換成「中天新聞台被釘牌」,將「香港」換成「台灣」,這就是所謂民運人士王丹,對台灣中天新聞台被台灣政府釘牌的評價。

的確令人眼界大開。一個民運人士提到「民主質量」的標準,當然,甚麼叫做高質量,全由民主派人士評定,媒體如果不符合民主派人士的所謂「質量」,就要關掉。這種邏輯和戴耀廷所講的「違法達義」,一脈相承。民主派人士決定甚麼法律是「公義的」,如果不符合他們所謂公義準則,那些法律就可以不遵守,這是法治的新境界。

現今的世界,已經不是我們熟悉的世界,對法治、自由、民主都可以隨意重新定義。

台灣的廣播電視主管機構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審議台灣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旗下的中天新聞台續牌時,本來以為是例行公事,怎料七名委員一致通過,不予中天新聞台續牌。

NCC提出了不續牌的四大理由:一、中天新聞台被投訴違紀律嚴重;二、內控與自律機制失靈;三、新聞製播遭受不當干預;四、中天提出的相關改善承諾,未能說明具體可行性。在一個撕裂的社會,媒體被投訴是家常便飯,如果投訴多也是關閉的理由,香港的《蘋果日報》和港台早就應該被關掉了。

NCC說中天新聞台由二〇一四年至今,遭到多次投訴,總共裁定違規二十五次,受警告兩次。但細看中天所謂被罰款的案件,與香港比較,其嚴重性根本不可相提並論。例如今年年初新冠疫情開始蔓延的時候,中天新聞台在報道會中打出「封台倒數六天」的字樣,說若疫情蔓延下去,台灣恐怕要封城。結果有人投訴,NCC就以「恐怕會造成社會恐慌」為理由,向中天新聞台罰款二點八萬美元。

台灣的前總統馬英九評論蔡英文政府如此罕有地關閉傳媒的行為:「如今連關閉新聞電視台這種極權國家才有的醜事也做得出來,蔡政府創下中華民國新聞史上最黑暗的一天。」的而且確,蔡英文甚麼事情也做得出來。

現在西方民主政制的理論根基,源於歐洲啟蒙時代的政治思想。十八世紀法國思想家伏爾泰有名句:「我不贊同你的觀點,但我會誓死捍衛你的發言權利。」到目前為止,仍未見到台灣和香港的民主派,出來捍衛中天新聞台的發言權利。伏爾泰這句名言,曾經是我們深信的西方民主社會言論自由的精髓。

有套美國電影The Conspirator(《共犯》)演繹了伏爾泰名句的精神。此電影講述美國總統林肯被刺殺之後,法庭審訊兇手和同謀者的過程。當時正值南北戰爭結束,美國社會的對立嚴重,主流聲音要將疑兇和所有同謀者一律判處死刑。當時有七個男人和一個女人被逮捕,唯一被指控的女性蘇拉特,四十二歲,擁有一個寄宿公寓,同謀者在那裏部署刺殺行動。新晉律師艾肯極其不情願、冒着被社會杯葛的風險,接下為蘇拉特這個共犯辯護的任務。其實艾肯不是相信該寡婦不是共犯,而是他執着於要有一個公正的審判,不能夠因為要社會穩定,就要把可能無辜的人處死。因為在自由民主的社會,任何人都有發言的自由,任何人都有辯護的權利。

我們看當年美國電影所宣揚的自由民主精神,在如今的現實政治中不復存在。從特朗普到蔡英文,其展示的行為,與獨裁者並無二致。

在這個「認真你就輸」的世界政治森林內,既然大至美國小至台灣地區都是這樣了,我們也很難奢望中國大陸要做謙謙君子,綁著手腳任人魚肉了。大家醒定點去做人吧。

盧永雄
原文刊於《巴士的報》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