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創科廣場】5G應用百花齊放 中興助改造產業流程

2020-11-20 08:35
中國已建超過60萬個基站,並有大量工業應用案例。中興通訊(0763.HK)是通訊設備製造業龍頭之一,也具備完整5G端到端方案,受惠5G發展,中興國內營運商合作,開發多個行業方案。

5G具高速、低延遲、多接入的性能,設計針對商業用途,尤其是智慧城市和工業互聯網,中興在垂直工業建立5G應用,有助未來出口至其他國家。

中興通訊首席科學家屠嘉順曾任國際通訊聯盟ITU-T第Q8/SG13和Q14/SG13副主任,並多次在GSMA論壇,5G峰會及其他國際行業論壇演講。屠嘉順說,中興已助國內多個行業數碼化,包括了醫療、重工、教育、娛樂,甚至工業自動化。

香港首階段的5G,以採用NSA非獨立組網為主,即沿用了4G核心網絡,轉用5G頻譜提供服務。隨着5G發展,電訊商將引入SA獨立組網。

獨立組網大勢所趨

屠嘉順說,對一般消費級用途,NSA游刃有餘。但是工業級要求嚴格服務水準協議(SLA)和保安要求,國內一開始已採用SA獨立組網。「工廠內機械人的操作要求極低時延,為了防止黑客入侵,幾乎須利用專用5G。中興通訊在南京工廠,率先利用了『網絡切片』(Network Slicing),向工廠提供專用的頻段。」

4G時代,部分LTE頻段國家供企業私用,澳洲Rio Tinto部署私用LTE網絡自動化礦場操作。但中國頻譜全屬國有,以往難以用流動網絡作工業用途,但「網絡切片」以「劏房」形式,營運商可向企業放租頻譜,確保質素和安全。

5G互聯機械人

中興的南京工廠利用了5G操作AGV小車自動配送物料,以互聯生產環境內機械人協作,遠程交互應用。國內新松和昆船智能等廠商,亦正在推動類似AGV機械人以5G互聯。

另一種應用,則是利用視覺運算作產品檢驗,中興的工廠以8K超高清鏡頭,檢驗電路板缺陷,傳送3D超高8K清視覺取代工人質檢。處理5G大量邊緣數據,不可能傳回遠方的數據中心。中興為運營商建立邊緣雲,在近端分析從工廠傳回數據,或者協調機械人運作。「中興沒提供公有雲服務,但一向有設計承建私有雲,具提供X86或ARM服務器和虛擬化能力,5G商業模式須與雲運算能力配合,中興承接不少私有雲的項目。」

雲運算助手遊渲染

其中一個應用在手遊項目,中興通訊和中國移動、騰訊合作,從雲遊戲入手驗證5G應用,也是全球首個採用3GPP 5G SA標準的雲遊戲切片,以往遊戲的運算和渲染都在手機或電腦,對電腦、手機等硬件要求較高,特別記憶體數量等,而玩遊戲時手機亦易發熱。5G則在邊緣雲端,為手遊圖像加速渲染,渲染後直接發給手機,即使低端手機,也可玩高端的遊戲,更毋須下載,上網即玩,支援4K和60幀率。

5G時代的「流動邊緣運算」(MEC)須在接近用戶端,配置運算能力。美國有多家雲商,類似AWS推出了Wavelength,Azure推出Edge Zones,Google有Anthos edge play,就是將公有雲將運算力,部署在營運商內,向5G應用提供超低時延。

營運商包攬邊緣雲

但國內營運商勢力強大,直接提供MEC,中興向不同營運商建立邊緣算力,故此騰訊和阿里雲等,較難如AWS和Google推出邊緣算力。

不過,國內電訊廠商設備基於性價比,獲得不少5G定單,以及建立私有雲的定單。屠嘉順說,中興的技術先進,從無綫接入網,已經具備專用7nm晶片,由台積電代工,能耗和耐用程度,都通過多項考驗。

屠嘉順表示,不少國家寄望開發開放式的5G技術,例如Open RAN,中興也一直研究。4大設備商巨頭之中,以諾基亞最積極推動Open RAN,參與了所有工作組技術研究。Open RAN可利用工業級X86伺服器,取代無綫接入專屬設備。不過,Open RAN在測試的過程,性能仍不及專屬設備,功耗較高。國內營運商在集中採購,對Open RAN並不積極。屠嘉順以為,Open RAN在農村等用量較低的場景較適合。

國內建設5G以Sub-6為主流,主要3.5GHz頻譜為主。Sub-6建網成本較低,屠嘉順指美國大力推動毫米波(mmWave),但是毫米波在市區高樓林立,接收有一定困難。

「國內並不缺Sub-6頻譜,美國以往因3.5GHz軍方控制,以至須推動毫米波,近期才釋出供5G使用。國內廣電甚至用了廣播用的700MHz黃金頻段供5G,信號傳播損耗更低、穿透力更強、覆蓋面積更大,令廣電的組網成本降低。」

屠嘉順表示,短期內毫米波應用場景亦有限。2022年冬季奧林匹克運動中興會在奧運村建立毫米波網絡,屆時大家可以見識中興在毫米波的技術。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