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以法亂港 惹來紅綫壓頂

2020-11-18 08:03
  人大常委早前就四名被選舉主任指為不符參選資格議員的延任安排作出決定,事後引起非建制派噪動,質疑違反「一國兩制」,昨日中央官員和特首就開壇論法,明言要正本清源,當中提出是時候改革司法,相信更令反對派側目。

  長期曲解人大釋法

  在《基本法》頒布三十周年的論壇上,港澳辦常務副主任張曉明的講話早上出街,旋即在政界熱傳,皆因他長期從事港澳政策工作,熟悉相關法律,他的發言不會無的放矢,特別是他對司法界提出的看法,在現今中央犂庭掃穴,以大力把香港扭回正軌之際。

  張曉明提出,在追求民主、法治等原則前,要加入愛國元素。由愛國者治港不是今日才提出來,已故領導人鄧小平在提出一國兩制的構想時,對誰人有權治港就提出了這個原則。這個原則可以說是寬鬆,也可以說是嚴謹,寬鬆是只要符合這個條件,不論背景的人都可以成為治港人才。嚴謹的是,這個標準沒有妥協,不能放過。

  張曉明在談到最近人大常委根據《基本法》作出決定,強調是優化,認為經過一段時間實施,很多問題都已顯露,現在的做法是要完善化。他提到的這些問題,其中之一就是對人大釋法的曲解,把做法視為是對大法的破壞。

  張曉明作當頭棒喝

  對人大釋法應如何理解呢?自回歸以來,社會有個看法就是人大不宜動輒釋法,由誰啟動釋法必須小心。在回歸初期,即使是關乎特區民生的重要議題,譬如港人的居留權,最終要由人大釋法替香港解決難題,仍然被視為是對司法的一大震盪。當時的想法,是香港擁有終審權,就算有需要,都不想由人大來釋法,認為這才是兩制應有之義。張曉明最新的解說,令人覺得有釋法常態化的意思,無疑是對這些想法作出當頭棒喝。

  其實,在香港回歸前,香港並沒有終審權,大量的案件都由英國樞密院作最後裁決,當時民間有句口頭禪:打到樞密院都同你打,意思是官司要打到樞密院才算有最終勝負,樞密院成為常設機制。及至回歸提上議程,有人以中港法律制度不同,作為改變這個制度的理據,中央在港人治港的原則下,不少關於涉及《基本法》條文的案件,都由香港法院自行審判。早有內地法律界人士認為這個做法等同不斷累積案例,但這些判決是否符合人大常委的原則未經確認,並不合適。

  在一國兩制原則下,中央一直採取有權不用的態度,當中包括在司法上的權力。然而,由倡議公民抗命到鼓吹違法達義,本港的司法觀點和中央愈走愈遠。到了去年的社會運動,爆發了嚴重的暴力違法事件,終於點燃了中央要香港回歸到正路的決心。

  誤把尊重當作無力

  由香港回歸的議題出現,到中英談判,《基本法》落實,中央承諾給予一國兩制。由九七到現在接近二十三年,部分人不但期望維持兩制,還想藉兩制挑戰中央,質疑一國的合理性,打出香港自主、獨立,以至和外部勢力連結的做法,這些人把中央對香港的尊重當成是無力管治的表現,最後結果就是惹來了紅綫壓頂。

齊秀峰  

架勢堂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