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向小學生灌輸毛澤東的湘獨思想

2020-11-11 07:00
  一名小學教師因為教材偏頗被教育局撤銷註冊,這樣嚴重的懲處惹起教界和社會的注目,很多人都想知道教師做了怎樣的教材,被當局認為不符合教師資格。《星島日報》獲得了這份教材的內容,昨日在報上披露,教材的內容很多人看了之後,結論是四個字:匪夷所思。

  爭議教材令人驚訝

  教育局因為一份教材撤銷教師資格,反對者認為預備教材只是部分工作,具體執行仍要靠老師臨場發揮,奇怪是否判罰過重,教協亦正協助教師進行上訴。作為關鍵因素的教材究竟是怎樣,終於暴露在公眾眼前,外界可以按客觀證據來評斷。

  這份題為《不能逾越的紅線》內容非常廣泛,由言論自由、香港民族黨到香港獨立的議題都有。這些內容部分極具爭議性,甚至達到令人驚訝的地步,譬如當中提到幾個同學上體育課時分組做體適能都可能違反社團條例,會被政府隨時取締,又說最弔詭的是香港眾多的三合會仍未被政府取締,屹立不倒。這樣的組織沒有被取締,民族黨的梁浩天只不過在討論一下香港獨立的可能性,就因觸碰到共產黨的底綫而遭取締。在法例明文規定自稱三合會都是犯法下,這些論據的正確性實在大有商榷。

  這份教案是給小學生預備的教材,但內容的深奧和廣博超乎一般人想像,在討論環節提供的資料一九二〇年毛澤東發表過一篇名為《湖南建設問題的根本問—湖南共和國》,相信很多成年人看了都不明文章的來龍去脈,但作者就從中提出取締民族黨或港獨議題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複雜題材簡單推論

  毛澤東為甚麼談到建立湖南共和國呢?有些被教材引起了興趣的人上網查看,這篇文章是他在年輕時寫的,當時中國是北洋政府,內憂外患,主宰時局的軍閥弄得民不聊生,令社會上滋生了廣獨、湘(湖南)獨等思潮,其後毛澤東加入共產黨,就摒棄了這個想法。

  從時局上說,各省獨立的思潮在清末出現,當時反清提倡湘獨的楊毓麟就寫過《新湖南》一文,提到「微廣東倡獨立,吾湖南猶將倡獨立焉。乃者庚子實試行之,舉事不成,奮為鬼雄」,即是說要嘗試推翻清政權,不惜拋頭顱,灑熱血,在毛澤東受到這種想法影響時,仍處清帝國滅亡,群雄逐鹿的亂世。把青年毛澤東提倡湘獨,在社會背景和政治環境又與香港差異極大下,要討論兩者的差別,恐怕是大學博士論文的題目。用這樣複雜的題材,只是簡單地推論為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根本就是對受眾不對稱的單方灌輸,這種做法對學生是否公平呢?

  不同階段的教育有不同的作用,中小學教育主要是認識和學習,小學更是基礎為主,目的應該是讓學生獲得正確的知識和對現存制度的了解。老師對學生進行價值色彩非常濃厚的授業,包括背後隱含暴力革命思想的教材,這是否家長清楚和同意的。

  充分反映政治狂熱

  從這份教案的內容,製作的老師顯然用了大量的心思時間,對港獨一類的政治題材很感興趣,但其內容恐怕是受眾無法真正了解和消化,學生要接受這些材料的教育,令人擔心最後只能生吞活剝。對於絕大部分的小學生來說,他們應該有這樣政治狂熱的教師和內容嗎?

  齊秀峰

      架勢堂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