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投入大灣區 香港納正軌

2020-10-07 09:29
  今年香港地運平平,既受中美角力夾在中間,又受新冠肺炎疫情打擊,在天時不利下,內部人和亦不見得好,令人對前景不無掛慮。在這個環境,有些長期從事港澳工作的內地官員,就香港如何從大灣區發展找到機遇再提出不少具體意見。畢竟,政治是不能當飯吃,香港怎樣能維持繁榮,在屢逢打擊下要處理的當務之急,這些善意的提醒,無論官員抑或社會各界都應該多在意。

  要具體解決誰來管

  曾經在港澳辦擔任副主任的港澳研究會會長徐澤,上月底出席大灣區的發展論壇時,就提到香港參與發展面對的挑戰,當中有不少「貼地」的體驗。他指出,中央現在已經成立了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廣東省以及廣州、深圳等成立了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港、澳特區都組建了相應的辦公室。但具體執行層面,仍然缺少一個涵蓋香港、澳門,以及廣東省在內的實體機構,這個情況就變成缺乏一個常態化的協調機制,解決日常遇到的障礙。當大灣區進入具體化建設,就有「誰來管」的問題。

  他坦言,這幾年來經常有港澳人士或團體問到,去大灣區幹事該找誰?前幾天他有親身體驗,當他到澳門和珠海走了一圈,有人就提出如何進行法律法規和體制機制創新的問題。譬如橫琴開發究竟用甚麼樣的法律法規和體制機制?由於不能全部用澳門的,也不能全部用內地的,必須創造一個新的。那麼誰來做?哪個主體能做?他提的這些問題,香港都不能輕輕放過。

  另一個是三地規則對接的問題。當前最直接例子是健康碼互認。這次去澳門他真正體會了健康碼認證的問題。從珠海金灣機場出來到澳門過關前,將近五十分鐘時間一直就在處理粵康碼和澳康碼之間的轉碼,花了不少精神。

  修復政治疫情打擊

  他還提出一個很大的挑戰,就是常說的「最後一公里」。譬如說研發資金過境,大政策解決了,執行細節卻跟不上。當灣區建設去到埋門一腳,種種安排都要有機制、有人去做實實在在的工夫。徐澤認為,各地政府可參考歐盟前身「比荷盧聯盟」秘書處的做法。「比荷盧聯盟」把許多在歐盟內一時難以全面實施的跨國協作,每年通過充分協商確定不同的合作目標,由秘書處將宏觀目標細化成工作方案,然後通過工作組的模式推進。

  大灣區由多個不同地區組成,包括珠三角多個城市、深圳特區和港澳特區。當中港澳特區的體制與內地分別較大,可以發揮帶領灣區走出國際的作用,同時可以從中得益達到雙贏,但過程中首要面對與內地協作的挑戰,徐澤的發言不少也是從這個角度作出探討,當中他明言去年修例風波的爆發,使香港一度面臨回歸以來最為嚴峻的政治局面,也使大灣區的建設進程受到明顯影響。新冠疫情爆發後,又一定程度影響了三地民眾對大灣區建設的信心。未來希望灣區發展能大力支撐港澳在疫情後盡快恢復經濟,把社會各界的注意力集中到發展上來,推動香港重回正軌,實現由亂及治。

  重拾角色不致迷茫

  徐澤對香港在大灣區扮演重要角色的期許,反映了很多長期從事港澳工作官員的想法。在他們眼中,香港是個平和富足的國際城市,經濟發達、民生富裕,這樣才是真正的「東方之珠」。這些官員對香港已建立了豐富的感情聯繫,很多想法都是從保持香港一國兩制,長期繁榮出發。在這多事之秋,內外交困,有點前路茫茫,他們提出的方向,又豈僅關乎經濟發展這麼簡單?

齊秀峰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