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銀行息低 市民等買三跑債

2020-10-06 02:51
  銀行息低,早前美國聯邦儲備局還揚言二〇二三年前美國都要維持低息。從美國抗疫抗到總統特朗普都染疫,首都出現白宮群組,美國經濟短期不易復甦,利率暫時回升無期,本港匯價跟隨美國,美息低即是港息低,在紅簿仔利率似有若無之間,政府再度推出通脹債券,不少人心思思考慮申請之餘,連他對其他官債的興趣都增加。

  通脹債保息有吸引

  今次政府推出通脹債券,與過去不同之處,是以前經濟旺,通脹攀升,現時全球經濟不明朗,專家甚至擔心通縮,故此外界除了關注發行額外,都留意最低保證的利率有多少,因為萬一通脹不達標,至少有保證利率可以收。

  今次通脹債券的最低利率有兩厘,這個水平比起紅簿仔息口高,就算一般定期,都未必提供到這個利率。如果真的出現通縮,物價平了,債券仍有兩厘息,持有人儲存起來的錢財,購買力不跌反升,所以就算通脹不明顯,最低利率的保障,都令認購的市民不會吃虧。

  對上一輪通脹債券發行,公眾反應是先冷後熱,最早發行時認購者每人可以買到幾十萬元,後來認購者增加,分配金額就跌至幾萬元。有中產覺得「不夠喉」,又記起機管局在啟動三跑時曾在立法會承諾向公眾發債,讓市民購買收息。

  疫情影響融資成本

  香港機場是全球性航空樞紐,使用率飽和擴建三跑,雖然工程費用不菲,但應該「無得輸」。一場世紀疫情爆發,機場客運幾乎停擺,機管局收入大受影響之餘,原本靠旅客離境徵費,現時就大失預算,這種環境對融資構成不利。

  新冠肺炎重擊全球航空客運,金融機構會否因應風險提高借貸利息,要看全球資金供應的變化。如果換轉另一個角度,以前銀行水浸,向金融機構借錢成本可能較向公眾發債便宜,現時風險因素改變,向市民融資吸引力又增加,變成一家便宜兩家着。

  三跑向公眾發債的承諾究竟何時「找數」,據聞財政司司長陳茂波都有跟進,機管局向公眾發債相信只是時間問題,應該不會走數。

  息口有條件最吸引

  現時政府發行的零售債,有向長者發的銀債,以及這次即將申請的通脹債券,這些債券籌資所得都由金管局拿去投資,非常穩健。機管局以商業模式營運,三跑債雖然屬於基建投資,但最具商業性質,提供的息口應該最高。基於特區無論政府抑或公營機構,向來財政都保守穩健,舉凡這類有官家色彩的債券,有閒錢的市民都不妨「掃貨」。

齊秀峰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