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律政署有煽動罪秘笈

2020-09-14 08:30
  最近律政新聞經常受到關注,當中大部分與社會運動有關。早前,警方拘捕人民力量副主席譚得志,究竟應該告他甚麼罪,在政界和法界都議論紛紛。

  警方拘控譚得志,外界一度估計會以七月份開始實施的《國安法》進行檢控,最後,警方卻告以五項煽動罪和一項公眾地方擾亂秩序罪。以這兩條法例檢控後,反對派批評煽動罪是陳年舊例,用來告人不合時宜,質疑是否符合《人權法》。

  對於採取甚麼法例拘控,警方曾透露有其他選擇,現在決定告煽動罪和擾亂罪,應該有本身考慮。有猛人大狀坦言,法例在多年前訂立,不代表不能用,關鍵最重要是能夠勝訴。

  告譚得志懸劍及鋒

  他說,若用《國安法》檢控,這是先前沒有用過的法例。有人認為《國安法》有指定法官,應該可以增加政府勝算,猛人大狀認為這只是外界觀感,因為港官判案,主要還是看條文。不過,譚得志在法例通過後多次踩界,一告起來都令人替他抹汗。

  至於告煽動罪,撇除今次勝負,用這條法例是有辣有不辣,主要是相關法例存在多年,對有心踩界人士存在震懾力,猶如懸在頭上的利劍。現在利劍及鋒而試,會成為案例,殺傷力就會揭盅,勝敗影響即時浮現。

  對於煽動罪的應用,聽聞律政署曾經有過詳細的研究,做了完整的檔案,這份封存的「秘笈」,應該可以作為檢控參考。

  猛人大狀話,警方或律政署用甚麼罪進行檢控,是官司的重要策略,故此會仔細研判,如果覺得有新證據或理由,提出檢控之後仍然可以修改控罪。

  防止重犯官令還柙

  今次譚得志被告,上庭後主審裁判官認為控罪嚴重,着令當事人還柙到十一月。為了防止重犯,譚得志這段時間無法再出來活動,足見罪名不是說笑,最後無論結果,從一般人角度,都會感到相當不爽。

  齊秀峰

     架勢堂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