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揀疫苗要以科學為依據

2020-09-10 08:10
  新冠肺炎肆虐大半年,全球藥廠競相爭先推出疫苗。日前,內地在展銷會上就推出了國產疫苗,另一邊廂,由牛津與英國藥廠研發的疫苗就傳出遇到重大挫折,有自願試驗者出現嚴重副作用,令測試要暫停的消息。兩個消息先後傳出,多少令人訝異中國疫苗進展之快,自然也有懷疑論者會奇怪為何連牛津都做不到的科研工作,內地可以率先達標?

  傳統穩陣 美式創新

  對於這個問題,醫學專家會有很多看法,如果歸納一下,就會較為明白表象下的情況。綜合醫療學者和藥業創投權威的意見,現時全球大概有五十支團隊研究新冠疫苗,當中包括香港的大學學者,在進程和科技上領先的大概有六、七隊。他們以不同的技術去開發疫苗,不但期望先拔頭籌,還要在應用上真正勝出。

  既然用不同工藝開發,自然有不同優劣。日前中國展出由國藥公司研發的疫苗,採用的技術叫全病毒滅活,這是最傳統的做法,把病毒殺死後打入人體,刺激免疫系統產生抗體,達致免疫。傳統做法優點自然是工多藝熟,又快又安全,但這個做法免疫效果短,可能隔不久要再注射。用這個方法的團隊,其中一個挑戰就是怎樣延長藥效。有醫學專家就關注為了強化藥效,劑量是否需要加重。

  相對於全病毒滅活,最新方法是莫德納(Moderna)公司採用的基因重組。這個方法只是病毒中抽取部分基因打入人體,所以成分最單純,效益高,生產成本低而且速度快。莫德納藥廠因為研發進度理想股價被大炒。為甚麼這樣美妙的方法不是人人去做呢?因為至今為止這是醫學理論上可行,沒有成功過。

  中英較勁 同途異路

  至於牛津的團隊,則是把新冠病毒注入腺病毒載體中,好處是變異了的病毒能引發的藥效會較長,而且用載體的方法曾在其他疫苗使用。除了牛津,內地另一支被視為領先的康希諾藥廠團隊都採用。這支由中國工程院院士陳薇率領的團隊,研究和牛津團隊的差別在於使用的病毒株。陳薇團隊的病毒株來自人體存在的5型腺病毒;牛津團隊就採用黑猩猩病毒株。

  用人和黑猩猩病毒有甚麼好處呢?用黑猩猩的病毒株好處是人和猩猩基因不完全相同,傳人的機會極低,同時載體較新,藥效保存理論上會較好。不過,使用黑猩猩病毒株未有成功先例,所以牛津的研究在技術上會較為複雜,取態相對進取。

  至於陳薇團隊採用人類腺病毒,據聞是考慮後覺得對疫苗的安全性、耐受性會有更好的保障。過去支持今次研發的康希諾藥廠已試過以人類病毒株成功研發過伊波拉病毒,工藝上有了基礎。在後來的臨牀試驗中,也看到人型腺病毒因為在人體預存對藥效影響很小,採用低劑量組一針免疫的接種程式,就能看到良好的免疫原性,至於往後的發展,還要看臨牀繼續進行的實驗。

  立體控疫 勝靠疫苗

  從專家的拆局可以看到,疫苗的成功開發不是簡單一味鬥快,就算同一種技術,也不是病毒載體選擇就能決定的,還要靠企業的抗原設計能力、相應技術及經驗儲備等。現時各方疫苗還未通過最後測試和量產應用,有人卻已預見在泛政治化的氣氛下,香港使用甚麼疫苗也可能引起炒作。然而,從各國團隊研發疫苗不同的路徑,科學還是有科學的邏輯,決策應該以客觀事實為基礎。這次牛津的研究受挫,對疫情時好時壞,政府把希望主要寄望疫苗早日面世的美英來說,心理的衝擊不少,亦說明了配合檢測、限制社交距離等立體控疫策略,更能保障經濟民生和國民性命。

齊秀峰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