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回應匿名信 司法機構澄而未清

2020-09-04 07:40
  近日有網紅上載一段視頻,指收到一封匿名信,指大法官馬道立出席一個講座,負責主講的法官黃崇厚在會上提出審訊反送中案件中,除非有十分穩妥的證據來定罪,否則可用疑點利益歸於被告,令被告脫罪。由於信件雖然沒有署名,但內容細節相當具體,有齊時間、地點、人物,加上內容相當爭議,在政經和司法界引起極大震撼。日前,司法機構對信件內容作出澄清,但主要偏向技術性否認一些細節,對核心內容未有交代,反而予人澄而不清的感覺。

  未回應核心疑問

  今次網上爆出這封匿名信,內容迅即瘋傳,由於收到信的網紅質疑會上談話內容,有向「藍官」施壓的味道,信件的內容立即引來法界內外竊竊私語。有人問起政府高層當真有此事,高層反應是神色尷尬,默然不語,似有難言之隱,反而產生空穴來風的感覺。

  可能由於事件造成的衝擊很大,有議員也提出質詢,司法機構周三就發表聲明回應,指在七月三日香港司法學院曾為裁判官舉辦主題為「司法公正及公眾信心」的講座,匿名信中講者所指的內容不屬實,同時表示講座後馬道立沒有如信中所言與個別裁判官開會。

  按照司法機構的聲明,證明了上月有一個司法講座,同時否認了馬道立其後再開會的說法,這些有與沒有的問題,澄清起來是比較容易理解的。關鍵的核心,是匿名信講的大堆內容,是否完全不屬實,全部都是杜撰出來呢?

  有無提判刑方向

  有法律界人士說,匿名信的內容有兩部分,一部分是會上講述的判案原則;另一類是寫信者對講者說話的理解。前者應是客觀的陳述;後者有較高的主觀成分,當中大家最關心的是,講座上有沒有提出過在審訊反送中案件中,除非有十分穩妥的證據來定罪,否則可用疑點利益歸於被告,令被告脫罪的判案方針?

  講座上有沒有提出過定罪的傾向指引,這個問題是相對客觀,也涉及公眾利益。近期,與反送中相關案件審訊增多,當中不少有清楚證據包括錄像的案件都罪成,但當要由警員作證的案件,利益疑點歸於被告的個案而脫罪的不少,這究竟是公眾的錯誤感覺抑或是判刑上有指引呢?本來這種現象已引起了外界的狐疑,匿名信只不過是點燃了外界的好奇。

  司法機構的運作一向低調,外界不理解。不過,作為社會機器一部分,運作有需要回應社會環境,這本來是正常不過,如果說法院對反送中案件審訊有指導性做法,非但是沒有問題,甚至是份內之事。本來,刑事案要不留合理疑點,是普通法寧縱無枉原則的體現,如果會上有特別提出十分穩妥證據的要求,用意是甚麼?背後又有甚麼理據支持這個要求呢?

  馬道立已開先例

  過去,司法機構對判刑未必會特別作出交代,以保持司法界低調和公平形象。然而,在早前司法機構罕有就裁判官郭偉健的判詞發表聲明,馬道立提出了對社會聲音要關注和回應,就打破了這種低調的做法。從社會層面說,反修例是歷來最大的一場社會運動,同時是最嚴重的治安事件,司法機構採取甚麼準則判案,不但是涉及個別案件。現時匿名信恍如一個震撼彈,觸發了公眾對司法準則的疑竇。在這種環境底下,單靠幾句簡單的否認以點彌補對司法信心的衝擊,恐怕是遠遠的不足夠。

  齊秀峰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