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巴士的點評】假阿媽與真感覺

2020-08-26 07:45
香港社會十分政治化,甚至到達非理性的程度。前天發生兩件事情,令人十分感歎。

一、圍攻出庭作證的母親。十五歲女學生陳彥霖的死因聆訊昨日開始,陳彥霖的母親出庭作證時說女兒精神失常,曾經試圖自殺。她離開法庭的時候,被大批人用粗口追罵,甚至指她是「假阿媽」。彥霖媽媽因女兒過身本來已十分傷痛,還要遭受辱罵再打擊。

按《死因裁判條例》第四十七條「因藐視行為而交付羈押」。當中條款(1)指明,「凡任何人在研訊過程中或在往返研訊地點途中,故意侮辱死因裁判官、協助死因裁判官的人員或證人」,皆屬違法。法庭可以發出手令,把犯事者關押於監獄不超過兩個月。前天這些嚴重騷擾證人的行為,已涉嫌觸犯了法律。由於陳彥霖母親的證詞與自己相信的事情不符,便指她為「收錢假阿媽」,還對她百般羞辱,完全偏離香港作為一個文明社會的常態。

二、學者憑感覺決定自己毋須檢測。一個大學傳染病學者一直反對全民檢測,認為沒有針對性的檢測是浪費子彈。他在一個電台訪問時表示,「全民檢測成效很低,加上自己有嚴格管理生活,除了上班就是回家,外出購物亦不會除下口罩,受感染的機會極微,不會懷疑自己是隱形傳播者,故不會參與檢測。」

這個「覺得自己不是隱形傳播者,就不參加檢測」的說法,引發很大的爭議。如果出自一個市井之徒之口,大家無話可說,但由一個一流學府的傳染病學者說出來,的確令人無語。大學學者憑「感覺」行事,你還相信科學嗎?

相信社會上絕大多數的隱形傳播者,都不會覺得自己受感染。否則他一早就會就醫,或者自行做檢查。之所以要做全民檢測,正正是要找出那些覺得自己沒有被感染的隱形傳播者。而現實上亦見到很多受到感染的案例,其生活非常規律,主要活動地點是上班地點和家中,而坐交通工具都戴上口罩,但結果還是被感染了。作為一個學者,說自己憑感覺覺得沒有被感染,就不參加檢測,令人有點震驚。

無論追罵人是「假阿媽」的抗議者,到順着感覺走的大學者,其共通點似乎是泛政治化,沒有按科學和理性的原則思考問題,在偏見帶引下,堅持自己「覺得」一定對的答案。這些事情,在人類幾千年文明發展以來,都會反覆出現,可以說是黑暗時代。

我讀大學時,要接受通識教育,修讀了一個西方文明的歷史課,當中提到天文學家哥白尼的故事,我至今仍然記得。哥白尼是文藝復興時代波蘭的數學家和天文學家,他生於一四七三年,當時的社會相信「地心說」,認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而哥白尼透過天文觀測,相信地球並非宇宙的中心,而是環繞着太陽運行,提出了「日心說」。

但當時的教會堅信傳統的「地心說」,一直打壓哥白尼。哥白尼在臨死前(一五四三年)發表《天體運行論》,是現代天文學的起點,而有名的天文學家伽利略也追隨哥白尼的學說。天主教神父英哥利是哥白尼學說的主要反對者。英哥利在哥白尼死後七十三年(一六一六年)寫了一篇文章,譴責哥白尼學說在「哲學上站不住腳,神學上屬於異端學說」。

當時的大教宗保祿五世針對伽利略,頒佈了一項法案,警告他不要再支持哥白尼學說。一六三三年,伽利略因為追隨哥白尼學說,被指控有異端邪說的嚴重嫌疑,最終被判終身軟禁。直至一七五八年,天主教才從《禁書目錄》中去掉了對於日心說的相關著作的禁令。

現代西方社會文明的起源,就是堅持相信科學和理性,去除一些政治及宗教上的偏見。

香港如今極度泛政治化,社會廣泛地被偏見包裹着,從精英到民眾,都只是隨著感覺走,都只會講大眾啱聽的說話。結果整個社會都迷失理性,不斷沉淪。

盧永雄
原文刊於《巴士的報》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