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自辯時稱,當年一見到女事主X便感覺到她身上有邪靈。資料圖片
被告自辯時稱,當年一見到女事主X便感覺到她身上有邪靈。資料圖片

驅妖道士在2016年至2017年期間涉嫌為一對母女「作法」採玄珠時搓胸撩陰並在驅妖時打至口吐綠汁,道士否認7項猥褻侵犯及一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被告今於區域法院自辯稱,當年一見到女事主X便感覺到她身上有邪靈,最終認為必須移除X身上的2隻嬰靈、1隻邪靈,以及邪靈在強姦X時,令X性興奮後開「陰門」並植入對身體有害及吸取X陽氣的玄珠。

被告袁銘權指2016年8月女事主X突然病發暈倒,身為X女友人的男朋友正是其徒弟,以夾手指的方式控制邪靈 「唔好俾佢亂咁走」,被告則批評其方法不可取,更指「可能佢睇得『殭屍先生』多」。被告指根據其師公「金身羅漢」的解讀,應以扣手的方法,令邪靈受到控制及避免傳染,最後令X在15至20分鐘內自行清醒過來。

被告指自己接觸X身體及其敏感部位前曾清楚解釋予X,亦指X需脫衣又被觸摸其私處。被告補充指邪靈入侵後特別喜歡寄居於女性胸部及下體,惟當時沒有時間告訴X,只告訴X自己為她除玄珠時會觸碰其胸部及下體,而X同意後被告便請X的女友人幫助X脫衣。

被告袁銘權自辯時續指在女事主X裸體並清醒的狀況下,告知X他會接觸X的胸部及下體,首先把手放到X下體前端,嘗試用法力吸出玄珠但不果,故用手掌在X胸部近乳頭位置的「心窩穴」加壓,再把手指碰及X下體內,「迫啲玄珠出黎」,然後把X拋出窗外給其「靈界手足」再「攞數據」。被告指「有法力既人先睇到玄珠實體⋯我係睇到㗎!」,另又指自己曾以相同手法醫療其他客人。

被告指自己在2016年9月3日到X家,幫助X清除邪靈、除走部分玄珠、幫X家內的觀音像開光,被告指邪靈一趁空檔便上X身,X便立即暈倒,被告便為X取玄珠,而且X從來沒有說過 「唔好/停手/唔鐘意/唔舒服」等字句,X在眼半開合並有意識的狀態下亦沒有反抗。被告憶述X在暈倒時一直不希望報警處理,皆因X 「好怕再去葵涌醫院俾人紮起」。

法庭記者:劉曉曦

建立時間:1411
更新時間: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