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專題】栢坤霆領港太空科技 劍指大灣區龍頭

2020-11-23 08:04
天文學在不少港人眼中不止「離地」,更缺乏「錢途」,無怪乎港大太空研究實驗室總監栢坤霆(Quentin Parker)宣布開辦太空科學碩士課程時,不少人也難以置信。不過,多得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最近成功實現商業載人航空,證實栢坤霆的太空科學宏願並非「假大空」。熱愛收藏青銅器的他,在一五年加入港大後,發覺此地太空人才與研究俱備,卻缺乏明確發展方向,儼如隱藏於大街上,未被發掘的珍貴古玩,他深信只要香港的太空科研不再單打獨鬥,即可在無垠宇宙中,佔據最有利的發展空間。 記者 郭增龍

星際旅行、移民火星這些情節,過去只是科幻小說的構想,隨着SpaceX今年多次接載太空人升空,並實現火箭垂直降落的技術,令SpaceX不止成為首家載人升空的私人商業公司,其可重複使用的火箭,亦將太空運輸成本大大降低。栢坤霆直言,太空科技發展關乎人類命運,因為科學家難以保證地球未來仍適合人類居住,香港人在數十年後要離開地球往火星居住,並非天方夜譚,「以現在的技術發展,未來的火箭在香港國際機場升空及降落,也不足為奇。」

獲望遠鏡從此跳入銀河路

一五年加入港大的栢坤霆,一八年接任港大太空研究實驗室(LSR)總監一職後,一直耗盡心力,證明香港發展太空科技並不離地。今年六十歲的他,出身於英國的貧困家庭,他的父母大概與今日的「港媽」一樣,認為大學選科,應以「錢途」先行。不過,某日他從朋友手中獲取望遠鏡,得以窺見天上的宇宙銀河,便對天文學產生濃厚興趣,促使他決心報讀蘇格蘭聖安德魯斯大學的應用科學系,主修天文學及天體物理學。

大學教授的職位縱然沒有為栢坤霆帶來極豐厚的財富,但與昔日貧寒的生活相比,已有大幅改善。他也想不到事隔四十年,即使身處香港這個富足之地,他仍要向莘莘學子解釋,金錢不一定佔據生命的首位,「人可以通過不同的方式得到富足,包括是知識、心靈、生活經驗的滿足,人死後帶不走金錢,可以得到不同形式的富有,對我而言更加重要。」

國家主導產業變私人擁有

然而,若果認真計算的話,太空科技可賦予人類的,並不止於心靈富有。根據《摩根士丹利報告》,全球太空產業收益將從二○一六年的折合二萬七千億港元,升至二○四○年的十一萬億港元,急增逾四倍。栢坤霆解釋,過去太空產業以國家為主導,隨着太空運輸成本降低,私人公司有能力擁有自己的專用衞星,作商業用途,「智慧城市、環境監察都可以應用到衞星,未來我們需要懂得分析及應用衞星數據的人才。」

三年前,港大取消天文學主修科,曾受千夫所指,有人懷疑天文學已被大學管理層放棄。栢坤霆坦言,由於選修人數不足,取消主修科只是資源運用的考慮,「放眼國際知名的天文學家,他們的本科大多是修讀物理系,即使港大沒有了天文學主修科,仍有很多相關課程選讀,完全不會影響學生日後進深研究天文學的機會。」

中科院冀與港共建實驗室

港大天文學在栢坤霆眼中,也不是備受忽視、缺乏能力的學科。他憶述一八年中國科學院代表訪問香港大學,對方已點名表示有興趣與LSR合作,建立聯合實驗室,「太空科技是內地的重點發展方向,內地單在一八年就發射三十九枚衞星,是一七年的兩倍,比其他國家都要多。當我得悉中科院有興趣建立聯合實驗室後,已即時跟他們聯絡,希望盡快成事。」

今年七月,LSR與南京大學合作研發的「龍蝦眼X射綫探測衞星」,經內地長征四號乙火箭運載升空,用作進行多個空間X光探測實驗。他認為香港如要發展太空科技,必須與內地首屈一指的大學合作,並爭取成為粵港澳大灣區的太空科技龍頭,「我過去兩年多次與內地學者及官員商討,覺得內地政府準備好支持香港成為大灣區的太空科技龍頭,目前只看香港政府會否支持我們。」

鍾情青銅器收藏媲美專家

在太空科技以外,栢坤霆對中國文化亦有濃厚興趣,更擁有大量的青銅器、陶瓷品及玉器收藏,「我第一次接觸青銅器,是父親過身後留給我的遺物,當時我拿在手上,已被它精細的設計所吸引,它的複雜程度是全球獨有。」已故英國生物化學家李約瑟(Joseph Needham)當年撰寫的《中國科學技術史》,亦令他大開眼界,「書入面介紹很多古代中國的科學發展,包括造紙術、地震儀,中國的印刷術原來比古騰堡印刷術,還要早幾百年出現。」

栢坤霆對中國古玩的認識,更足以在港大任教與中國文化遺產相關的課程,除了教授學生以科學方法鑑定古玩的年分外,更分享其藝術價值。他笑言過去兩年為促成與內地大學的合作,往返中港最少二十多次,每到一個城市,他都會參觀當地博物館,增廣見聞。

以現在的技術發展,未來的火箭在香港國際機場升空及降落,也不足為奇。

每日雜誌

最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