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專題】掘路改變疏水系統地盤湧泥水塞渠 旺角觀塘暴雨罕浸專家揪出兩疑兇

2020-10-14 07:48
今年雨季連場大雨,市區多次出現近年少有的嚴重水浸,觀塘、旺角更是重災區。為探究原因,本報訪問多名學者及工程師,發現兩大水浸疑兇。觀塘及旺角水浸道路附近均有工程進行,有機會改變原有道路疏水設計,工地亦容易湧出黃泥水,引致渠道淤塞;亦有路面疑於掘路工程後,未有按設計還原集水溝及地面斜度,將令去水能力大減。除了硬件問題,氣候變化將增加暴雨次數,現有排水渠長遠未必足以應付挑戰,專家建議加強渠口去水能力,並研究水位上升對各區疏水效率的影響。

記者 郭增龍 林紫晴

本港今年出現多場暴雨,多區出現嚴重水浸。根據天文台數字,如以當日發出最高的暴雨警告計算,今年天文台發出黑色及紅色暴雨警告的數目,分別為兩次及七次,對上一次一年發出九次紅色或黑色的暴雨警告,已要追溯至二○○一年。

安達臣道地盤泥水沖落山

本港渠務工程向來以可靠見稱,為了解多次水浸成因,本報找區議員及專家學者重組現場情況,發現市區地盤或是造成水浸問題的原因。早在今年六月黑雨期間,觀塘已慘成水浸重災區,觀塘區議員鄭景陽直言,當時觀塘道隧道被泥水淹沒,相信與區內地盤工程有關,「暴雨將工程泥沙等淤塞物沖到觀塘道,最後要花大半天才清理完成。」觀塘區議會主席蔡澤鴻亦稱,近年每逢大雨,安達臣道一帶的工程地盤均有泥水沖向山下,經協和街流向市中心。

工地近集水溝入口礙排洪

至於本月初的紅雨,亦有大量黃泥水湧進旺角洗衣街造成水浸。油尖旺區議員朱江瑋引述渠務署回覆指,當日紅雨的降雨量不算多,洗衣街一帶出現水浸情況,主要源於加多利山上的工程,「署方說是因為地盤有大量黃泥水沖向洗衣街,阻塞街道的坑渠位。」

國際水利與環境工程學會主席李行偉認為,在洗衣街出現水浸的情況罕見,隨着大坑東蓄洪池興建,雨水會經地下水渠流向蓄洪池或大海,旺角水浸問題已大幅改善,故不排除地盤工程加劇水浸的可能性,「大雨一定會沖走工地泥沙,故從流體力學的角度而言,當工地位置接近集水溝入口,便可能影響排水效能。」

此外,掘路工程處理不當,亦有機會衍生水浸問題。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指出,政府在設計路面時,有研究現場路面斜度等因素,決定集水溝的數量,甚至是調整馬路的斜度,「如果是斜路,下方需要有比正常更多的集水溝,避免水浸。」然而,本港掘路工程頻繁,如工人未有按原本設計斜度恢復路面,甚至未有重新加上集水溝,兩者均會影響大雨時排水系統的疏水效率。他認為,路政署應更嚴格驗收工人還原路面的質量,減少水浸機會。

全球暖化降雨量大水位升

路政署回覆表示,在各機構或部門完成掘路工程後,署方會按既定的工程質量準則進行驗收,以確保有關機構或部門將路面及相關設施妥善還原。

即使解決渠道淤塞及道路工程對排水系統的影響,全球暖化帶來的極端天氣,亦為排水系統帶來挑戰。理大土木工程學系教授韋永康留意到,本港極端大雨近年頻繁發生,「暴雨可能只是持續十五分鐘,但已有五十毫米的降雨量,最後天文台只是發出紅雨警告,對排水系統而言,那十五分鐘的負荷則是超過黑雨級別。」港大土木工程系教授關國雄補充,水位上升將影響排水系統去水效率,政府有必要研究影響幅度,提早應變。

韋永康稱,早前已跟路政署合作,研究更改現有的道路工程指引,要求日後新建及改建的道路增加集中溝,預計可增加百分之五至十的排水效率。路政署表示,已於今年三月更新了《路面排水設施設計指引》,該指引考慮天文台最新對極端天氣下的雨量預測,提升道路排水設施的設計排水量,同時亦就排水系統的設計提供更新或額外補充指引。

礦場建蓄洪池解決水浸

上月底紅雨生效時,觀塘明渠曾一度有泥水湧上兩側的行人路,蔡澤鴻指出,明渠在大雨下疑出現倒灌情況,反映現有設計未必足以應付區內疏水需求,「明渠兩側已完成美化工程,但河道工程的進展一直未見。」他續說,以往觀塘鮮有出現水浸情況,上一次已是六、七年前,惟今年接連發生多次水浸,反映排水工程刻不容緩。他認為,政府應盡快加深或加闊明渠,以應付暴雨挑戰。鄭景陽表示,觀塘區議會曾於六月召開跨部門會議,席間政府代表指出,將於安達臣道石礦場興建蓄洪池,以解決區內水浸問題。

至於旺角區的情況,據朱江瑋了解,區內的集水溝設備足以應付黑雨降水量,「以往下大雨時,旺角街道只現水氹,而非水浸。」但他認為,渠位淤塞的表面問題以外,多年前鋪設的地下渠道排洪能力亦值得關注,「部分地下渠道很可能已出現老化。」

每日雜誌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