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獨家】【聰心說】癌病惡化情緒反覆 如心:上天知道我悶找個cancer來玩

2020-10-12 04:06
  已故華懋集團主席龔如心與老爺的爭產案終極勝訴,卻敵不過癌魔。陳振聰為了紀念如心,撰寫《聰心說》,內容揭露如心在哈佛大學醫院化療未見成效,於○六年十月轉到新加坡接受治療,但當地的醫療團隊強烈建議如心留在香港,不應再舟車勞頓,直到此時,他才意識到如心的抗癌鬥爭實際上是一敗塗地。兩人返港後入住華懋旗下的「L hotel」,可惜如心的病情惡化,她逼不得已又搬回華懋總部。如心多次抱著振聰哭訴「相公呀,你想想辦法,我真的不想死,雖然每個人都會死,但是我想申請死緩,本來長命百歲都不是很過分,邵逸夫都快一百歲啦。」振聰安慰「你都說過,上次見邵逸夫,他還說教你打太極還是氣功呢,放心吧,再大的難關,我們都會闖過的,這一次也一定能逃過的」。(明天待續)
  《聰心說》中提及○六年十月十六日晚振聰遵照如心的指令很早便去到華懋總部,如心着振聰在櫃上取來一個公文袋打開看,雖然振聰英文水準不太好,但他看出這是一份遺囑,內容是要把自己的巨額財富全部留給他,振聰坦言「這件事,我會好麻煩」,如心叮囑振聰「千萬不要讓人知道這份遺囑,你現在先回家鎖在夾萬內,然後再折返」,振聰追問「有人追殺我們嗎?」如心有點緊張地說「等殺手來了,要搶錢,首先就是殺了你先,你都不知道。我多辛苦才把遺囑打好給你,我入了院,就好難搞啦,你千萬要收好啊,個個都圍著我,看到錢雙眼發青光一樣,其實我很怕的,就是怕人把華懋搶走了。」

  如心指「你有足夠的能力接手華懋,王德輝走了之後,如果不是你在我身邊,華懋根本就做不下去,公司那件大事是你沒有參與呢,唯一我最不喜歡的事,就是你不肯自己出場,甚麼原因,心照不宣,你都是遷就她(妙清)。」

  如心接着說「在波士頓兩次的匯款,你收好呀,我打算再給你一次,跟上次匯款數額一樣,即六億八千萬多元,我的錢絕對是乾淨賺回來的,現在我又打贏官司,怕甚麼張揚,都死到臨頭了,該份遺囑你不能張揚,我上了天堂,你就可以張揚,到時候全世界你最紅,比紅線女還要紅。總之你要按我的吩咐把股票戶口開好,因為我在新加坡高盛戶口還有很多股票,我給你錢,有兩個理由,我就是要他們沒有流動現金可動用,另就是要你有足夠的資金,他們可能會跳出來害你,跟你爭奪華懋,公司沒有現金,而你有大量軍費,這樣相公你就比較安全了,那我也走得安樂一點。一大群狼圍在我身邊,而你只是隻豬,我至少現在不可以這麼快就死,怎麼辦呢,你想一下辦法啦相公,你又說自己是豬八戒。」

  訴訟八年,如心一直覺得有一股龐大的勢力糾結集合在一起,想陷害她,奪取華懋的全部資產,好不容易取得最後勝利,她卻陷入一場新的毫無勝算的戰爭。如心激動地說「贏了爭產官司後,我說要抽出支持王家的幕後黑手,毛主席都講過,宜將剩勇追窮寇,莫為沽名學霸王,不可以放過那班壞人的,偏偏這次你就反對我,又說王德輝的爸爸年紀大,叫我不要這樣做,你看下他們現在都不知道多好,只有我們兩個那麼慘,所以說不可以對敵人仁慈,你以後要學聰明一點,不要懶,甚麼都要自己看清楚,凡事要小心。」

  如心又指「以前打官司,一班律師團圍着我,好像殺過來一樣,又怕我死,又怕我坐牢,我真是不怕的,都不知道多好玩,贏了之後,恭喜我幾句,就趕緊走了,然後就拿單據來收錢,你說多悶呢,本來追殺一下王家及幕後黑手,還有一些事情玩下,你又不許我這樣做,現在倒楣啦,上天知道我悶,找個cancer來玩下,如果不會死,那也挺好的,玩下又無所謂。」

  振聰拖着如心的手,「不用怕啊,我的豬娘子,沒有人會搶你的華懋」,「你不要這麼天真豬啦,圍在我身邊,不是想搶,想做甚麼呢?」如心說,「你快回家收好文件」,振聰回到家中即走進書房,他未有將這份遺囑馬上鎖在夾萬內,反而再細看內裏的兩張A4紙,上面的一張就是剛在如心面前看的,上面有三個簽名,日子是今天二○○六年十月十六日,上面有他熟悉的如心英文簽署,另外兩個簽名,振聰從沒有見過,也不知道是誰,另一張內容則一樣,只是沒有任何簽署。這張沒有簽署的紙,卻成為日後指控他偽造遺囑的罪證。

  振聰折返即向如心匯報「你的遺囑,我已放入保險箱,不過那個公文袋染了我手上的白花油,一股藥油味,我沒有放進保險箱。」如心說「你認真啲,好重要㗎,還好只是信封上有白花油,如果你弄在遺囑上就糟糕了,我現在的情況,那有空弄第二張出來,總之你就收好有我簽名的那張吧。你過來廚房,你做菜,我煮飯。」後來如心建議振聰讓妙清知道遺囑的事。

  如心帶著傷感地說「這次你要吃完所有的飯,煮完這一次,怕都要下一輩子才可以煮飯給你吃了,我這麼大只是煮過飯給你一個人吃,若每天煮飯給你吃,長命百歲是不夠的,數下手指,也只有三十年而已。」振聰安慰如心說「那就老佛爺千歲啦」。如心謂︰「要長命,要不老才行,現在我就慘,又不長命,又老了,病了又很醜,真是做了鬼,我也不服氣啊。」

  如心指「你說自己是豬八戒,快些變法力出來醫我啦。」「就因為你是美女,所以豬八戒就色迷迷,沒有法力了」振聰佻皮地說。「你這樣講,我咬你的豬鼻信不信,你說我是蜘蛛精,現在慘啦,蜘蛛精變了白骨精,甚麼肉都沒有了」,剛剛笑着的如心突然又大聲哭起來,情緒的轉變總是在一秒之間。振聰緊緊抱著如心,如心漸漸靜下來,像孩子般睡着了,二○○六年十月十六日這晚,就這樣又哭又笑之間過去了。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