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專訪】三破賽艇世績重拾自信 陳至鋒:我不是弱者

2020-10-05 07:39
運動員今年受疫情所困,不止奧運被叫停,連室外訓練亦因防疫禁令變得困難重重。划艇運動員陳至鋒卻在第三波疫情下,連破三個室內賽艇世界紀錄,令人刮目相看。不過,這位矚目新星在今年初集訓期間陷入信心危機,一度因為跟不上訓練進度而情緒崩潰,就連參加奧運資格賽也成疑問。最終他被疫情所救,多一年時間備戰奧運,令他可以省察自己集中力及信心不足的問題。三個放在眼前的世界紀錄,亦讓他記住母親、教練一再鼓勵他的說話:「我並不是弱者。」 記者 郭增龍

身高一點八米的陳至鋒,頂着運動員的健碩身型,實在令人難以相信,「肥鋒」是他小學時代的花名。縱然自小熱愛運動,但受哮喘影響,童年的他總是跑不夠兩個圈就氣喘。他勉強入過籃球校隊,但只是執波遞水的大後備;他拿過獎牌,卻自覺沾隊友的光。○九年,就讀小五的「肥鋒」跟着老師到香港大球場,見證香港足球代表隊歷史性取得金牌的一刻,從此立志成為運動員,「當時所有同學都笑我,老師跟我說運動員收入低,但也鼓勵我嘗試。」

坐上划艇機扭轉運動生命

NBA籃球球星麥基迪,是陳至鋒的偶像,「他用三十五秒取得十三分,協助球隊反勝的比賽,是用行動證明球證未吹哨子完場,比賽仍然未輸的道理。」他曾經以為,職業籃球員就是他的人生目標,直至中一坐上划艇機後,一切隨之扭轉,「我跟着教練的嚴格訓練,發現自己愈划愈遠,連哮喘也沒有了。」他第一年參加學界比賽,得第四;第二年以破學界紀錄的姿態,踏上頒獎台高峰,手上的金牌不再是倚仗隊友功勞,而是百分百的個人實力。運動項目改變了,但偶像的教誨,在賽艇上同樣有用,「只要未衝綫,就有機會反敗為勝。」

一三年,十五歲的陳至鋒獲推薦到中國香港賽艇協會,由室內賽艇改為水上划艇,不足半年就被香港青年代表隊選中,其後贏取多個獎項,包括於一五年及一六年兩奪亞青錦標賽男子單人雙槳冠軍。一七年轉為全職運動員後,於翌年亞運男子公開組單人雙槳決賽得第五名,去年的亞錦賽他改為參與輕量級男子雙人雙槳,並勇奪金牌。

自我質疑信心崩潰 獲母鼓勵

縱然頸上掛有多面獎牌,陳至鋒仍缺乏自信,一個多小時的訪問,他幾乎都是低着頭說話,「我總覺得自己只是運氣好,仍有很多進步空間。」每次出外參加世界賽,他都會在決賽前夕致電身在香港的母親求救,「我去到決賽,對手一定很厲害了。」母親的回應都是一樣:「你也是經過重重難關來到決賽,我不敢擔保你是強者,但你絕對不是弱者。」

這種揮之不去的自我質疑,今年初演化為信心危機。陳至鋒二月隨隊往意大利集訓,迎戰奧運資格賽,某日他自覺做不到教練要求,躲在一旁崩潰痛哭,被眼利的總教練察覺到,「他說我曾經向多位教練證明過自己的能力,不應該質疑自己。」

四人賽跌槳累隊友失獎牌

陳至鋒原本要在今年四月參賽,爭取奧運輕量級男子雙人雙槳入場券,但多人賽曾是他的夢魘。一四年他參加亞青錦標賽四人雙槳決賽,最後一百米原本正力爭第二名,但因為他不慎將槳插入水底,結果由爭第二變為第四,失落獎牌。這個經歷令他有半年時間不敢坐上四人艇,「參加這個比賽之前,我已經有一個詛咒,就是誰跟我夾艇,最後都會包尾。」其後他專注個人賽,背後原因正是不想再連累隊友,「專注個人賽是我當時的解決方法,但現在回看是有少少逃避問題的心態。」

一八年亞運後,教練認為參加公開組單人雙槳的競爭太大,建議陳至鋒轉戰輕量級男子雙人雙槳,逼使他面對老問題,最終今年奧運因疫情延期,令他有多一年時間查找成因。在結束外地集訓回港後,教練建議他接受心理輔導,過程發現他專注力不足的問題嚴重,「有個測試要我順次序揀出一至九十九的數字,超過二十分鐘完成就是專注力不足,但我第一次用了三十幾分鐘。」

再戰雙人賽克服專注力不足

雙人划艇講求默契,由坐在前方的資深運動員帶領划艇節奏,年輕的陳至鋒大多坐在後方,以過人的體能及力量協助隊友。要緊跟前方隊友的節奏,必須要有極佳的集中力,「划艇不像龍舟,沒有鼓手指示節奏,我們要維持體能,就不能叫出聲,或者就是我集中力不足,令我跟不到隊友的動作。」

經過多個月的改善集中力訓練,陳至鋒笑言最近再做測試,已返回一般人的水平,三次打破室內賽艇世界紀錄,亦令他重拾自信。最近疫情放緩,他已恢復水上訓練,並以成為明年東京奧運的香港代表為目標,「划艇港隊內有很多精英,我會盡力調整好狀態面對,現在要做的是跟隨教練安排,裝備自己,聽天由命!」

只要未衝綫,就有機會反敗為勝。

每日雜誌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