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專題】廚餘回收陷半停工塑膠業恐步後塵 缺乏市場回收量低業界:送廠也不要!

2020-09-10 08:06
位於屯門環保園的私營廚餘回收廠,近日傳出停業消息,揭示本港廚餘回收產業鏈的嚴重問題。本報訪問多名資深廚餘回收業界,發現他們已陷入半停工狀態,並表示多年來曾將回收廚餘製成肥料、狗糧、魚糧、豬隻飼料,最後統統缺乏買家,坦言廚餘回收只有靠公帑支付。對於環保署有意邀請業界接手廚餘廠,業界不諱言:「送給我也不要!」塑膠回收業界則擔心步廚餘廠後塵,稱本地回收量不夠,但明年起或不可再進口外國膠料,恐加速塑膠回收廠的死亡步伐。 記者 郭增龍 李卓穎

華南再生資源(中山)有限公司(下稱華南)一二年投得環保署標書,負責興建及營運廚餘廠,合約期二十年,並承諾每年處理三萬三千六百噸廚餘,惟華南處理量被指長期不達標,更在七月停收廚餘。華南未有證實相關消息,環保署則表示,現正與華南按合約處理租約。

難說服魚場豬場採用廚餘

除了華南,過去亦有業界自資購入機器處理廚餘,惟多名業界人士目前正處於半停工狀態,成興行負責人楊錦成是其中之一。該公司於一三年成立,專門回收中小學童的剩食飯盒,高峰期每日回收飯盒達二十多萬個。縱然廚餘經處理後,可製成肥料、魚糧及豬隻飼料,但本港農業式微,肥料需求極低,魚糧及豬隻飼料相對需求較高,但要說服魚場及豬場採用非常困難,「我自己有豬場及魚場,可以使用廚餘回收廠製成的飼料,就算我有用,要說服其他行家採用也非常困難,他們擔心豬隻吃過廚餘製成的飼料會出事。」

回收膠盒當補貼 停課變停工

直至一九年內地爆發非洲豬瘟,為免廚餘內的豬肉含有病毒,楊錦成亦不再以廚餘製成飼料餵飼豬隻,令廚餘出路只剩魚糧一途,「魚塘的魚不是日日都要飼料餵,我們變相沒有穩定銷售量,問題是廚餘製成的飼料最多只能存放幾日,很快就會發臭,不能再用。」

楊錦成坦言,過去回收學童剩食塑膠飯盒,公司一直以打碎塑膠料出售後的收益,補貼廚餘處理費用,近年飯盒回收量由高峰期二十多萬個,跌至去年僅兩三萬個,早已入不敷支。今年疫情致學校長時間停課,他已進入半停工狀態,「如果不是前年翻新過機器,我會毫不猶豫結業。」

九龍生物科技公司創辦人黃旭進曾設廠房,將廚餘製成魚糧,其後見本地需求有限,分揀餐前廚餘製成再造狗糧,企圖開發新市場同樣不成功。他坦言今年已轉型為回收木材,並以物流商形容自己目前在廚餘回收界的角色,「有公司想回收廚餘,就幫他運到小蠔灣的政府廚餘回收中心。」

無垃圾徵費欠誘因分揀廚餘

黃旭進直言,本港至今無垃圾徵費,商界無誘因增加成本分揀廚餘,政府亦無帶頭促進廚餘回收,令回收量一直偏低,業界難以通過運輸費補貼收入,加上廚餘製成品缺市場,他形容私人企業自負盈虧的廚餘處理廠在港只有死路一條。據悉,環保署有意邀請業界接手華南的回收廠,黃旭進及楊錦成均表示無意接手,楊錦成更不諱言:「送給我也不要!」

廚餘回收難見出路,近年政府出手拯救塑膠回收業,於東區、觀塘及沙田開展為期兩年的塑膠回收先導計畫,惟行內人對前景看法好壞參半。環保廢料再造業總會會長劉耀成指,以往回收塑膠的前期處理及運輸成本高昂,業界一直面對虧蝕問題,鮮有前綫回收商願意收集塑膠,獲補助後才可解決部分營運困難。

惟香港廢塑料協會副會長黃頴灝稱,不排除私營塑膠回收廠跟華南有同一下場,因本港目前僅有兩家回收商可獲資助,其他地區的塑膠廠仍面對沉重經營壓力,加上長年本地回收量不足的困境,明年隨時掀起結業潮,「以往業界會從外國購入膠料彌補本地回收貨源的不足,但港府明年或需因應《巴塞爾公約》實施新政策,不再容許進口廢膠料,靠本地回收死梗!」

停進口廢膠料 本地回收量難撐

參考港府對廢紙回收的支援,黃頴灝認為,塑料回收同樣需要以整個行業為對象的資助方案,提升整體回收量,單靠三個服務點並不足夠,否則其他塑料回收廠倒閉,將限制市民的服務選擇。他預料,政府只會有限度資助業界,不會全力拯救商家,故落實垃圾徵費及生產者責任制,才是長遠對症下藥的最好辦法。

劉耀成表示,早年本港造紙廠結業源於產量競爭力不及內地廠商,如今本港的廢紙回收項目於環保署招標聘請承辦商,並以特定價格回收廢紙,廢紙回收市場始走向「計畫經濟」,確保本港有穩定的廢紙回收量,未來若將所有廢紙撥予一家本地中小型造紙廠,該工廠就有穩定回收貨源,「業界未必有得賺,但已有資源做好回收。」他又指,玻璃、木材、輪胎及石屎回收,也是本港回收業界苦苦支撐的回收項目,再造產品的銷路同為營運帶來影響。對於以往不時有回收廠結業,香港有機資源中心總監黃煥忠相信,政府提供經濟誘因鼓勵前綫及市民回收,使項目變成「有利可圖」才是可持續的發展方向。

每日雜誌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