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專題】上山下海執垃圾 退休救護自組清潔隊

2020-09-04 08:35
「這次是第八百七十次行動,目標是零受傷,享受執垃圾的樂趣!」沿大埔大美督走入白沙頭洲,漫步船灣淡水湖堤壩,欣賞湖光山色,仰望萬里晴空,心境豁然開朗,惟起行不久,身旁的「清潔隊長」隨即叫停,與少女隊員在岸邊草叢俯身「探索」一番,未幾拾起多件被人丟棄的紙杯、咖啡罐和膠水樽等,兩人「金睛火眼」注視地面前行,距離目的地尚餘四分三路程之際,已收集了一大袋垃圾。這位經常「上山下海」清潔環境的義工坦言:「垃圾永遠撿不完,但每帶走一件,對環境的傷害已減少一分!」記者:林家希

「你記得貝澳牛牛Billy嗎?牠兩年前去世,被發現體內有大量塑膠袋……塑膠難以分解,很多動物和海洋生命誤吃身亡,當進入食物鏈後,人類只會自食其果。」五十七歲的「貓哥」冼力求,是社交群組「上山下海執垃圾」創辦人,兩年來發起近九百次行動,上周他帶記者前往白沙頭洲清潔海岸,旅途上徐徐細訴保育初心。

累積清理逾萬三袋垃圾

「貓哥」說,過去三十多年在消防處任職救護員,看盡生離死別,最心痛的是目睹全身癱瘓、餘生只能在牀上度過的少年,深刻體會人生無常,故此不時行山、露營及參與水上活動,好好享受在世時光,及至一七年颱風「天鴿」來襲後,目睹經常光顧的兩位西貢老艇家損失慘重,用作出租的獨木舟四散一地、垃圾遍布整個海灘,遊人紛紛卻步,遂與友人自發幫忙收拾。

眼見收拾垃圾後海灘變得整潔,市民又可出海遊玩,「貓哥」感到異常滿足,開始利用空閒時間,結伴租借獨木舟前往外島撿拾垃圾,乃至一八年四月退休後,乾脆創立社交群組,號召志同道合者一起行動,兩年多以來吸引逾四千人次參與,至今在大東山、雞公山、大嶼山分流東灣、綠蛋島及吊鐘洲等地,累積清理了逾一萬三千袋垃圾。

包括遠足划艇 親子有意義

「我們的宗旨很簡單:開開心心執垃圾,平平安安回家去。」「貓哥」笑說,每次出行大部分時間用在遠足、划艇和露營,撿垃圾時間可能只有一、兩小時,也無規定撿取垃圾數量,「不希望大家認為執垃圾很痛苦,其實可以遊山玩水同時保護環境!」他提到,早前有母親帶同十一歲女兒出海,前往吊鐘洲清潔海岸,「既是親子活動,亦有教育意義!」

記者當日也抱有郊野遠足的雀躍感,但白沙頭海岸卻讓人震撼,只見崎嶇不平的沙石上堆滿垃圾,有不少即棄餐具及膠杯、鋁罐和玻璃樽等,另有口罩、運動褲、冰袋及油渣桶,甚至有完好無缺的發泡膠箱。「貓哥」透露,這類垃圾十分普遍,較奇特的是發現凍肉,懷疑有私梟為逃避追捕拋入大海,上月更在龍蝦灣發現被棄置的三門雪櫃,但因近期海面大浪不絕,較難登岸,暫未能安排運走。

清潔郊野看似簡單,但其實也有風險,「貓哥」說部分尖銳物品肉眼較難察覺,在海岸行走要抖擻精神:「地上可能有針筒和玻璃碎,有機會刺穿運動鞋弄傷腳板。」他指出,漁網是最難處理的垃圾,因為不時有雜物、浮木和海洋生物纏繞其中,要從水中拉上來切割入袋,最高紀錄是塞滿三十袋垃圾袋;一些塑膠則因日曬雨淋,甫拿起便應聲碎裂,碎片或再流入海面,須小心處理。

漁網最難處理 凍肉最奇特

短短時間內,「貓哥」和少女隊友Belle已撿取十一袋垃圾,總重量約五十五公斤,他們吃力地運送至垃圾收集點後,女方將兩袋膠樽及鋁罐帶走交予回收商。他說,為免增加清潔工人負擔,每次出行前會提早與食環署、環保署等部門聯絡,商討指定的收取垃圾地點,「有時會借用推車,直接運到垃圾站。」

期望感染他人齊減廢

回程正值黃昏時分,不少遊人在大美督欣賞日落,只見剛清理數小時的堤壩上再有棄置垃圾,「貓哥」表示不會為此氣餒,稱在石澳鶴咀垃圾灣更誇張:「一路執、一路有垃圾漂到岸邊!」他期望以行動感染更多人,一同支持和參與保護環境:「我們能做的有限,人人減廢才有助解決問題。」

每日雜誌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