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專題】取樣方式有局限欠身分資料難辨識 基因檢測泄私隱?專家:科技未能做到

2020-09-03 08:42
全民檢測觸發港人對基因泄露個人私隱的疑慮。縱然基因排序於親子鑑定、癌症檢測等方面成效卓著,但生物科技界形容,要單憑基因排序追尋,甚至識別個人身分,目前科技仍遠未能達到,加上實驗室操作規範中,操作員未能取得檢測者個人資料,難以得悉接受基因檢測者的真實身分。然而,由於港府未制定基因數據保護政策,檢測公司或各師各法,有業界則依照歐美做法,讓客戶可隨時要求退出測試及銷毀樣本,並認同平衡基因私隱權及病症追蹤問題將是未來難題,冀港府盡早完善基因檢測數據的法規。 記者 李卓穎 郭增龍

基因學發展近年愈趨成熟,按業界所述,目前如要為一個人完成基因排序,可在兩星期內完成,成本約二萬港元。礙於基因排序屬獨一無二的個人資料,更涉及遺傳學資料,令人憂慮擁有大量基因樣本的檢測公司,可輕易獲取個人完整的基因資料。生物科技公司水中銀首席執行官杜偉樑表示,科學界對基因的認識非常有限,目前主要應用於親子鑑定、癌症及病毒基因檢測,以及天賦基因測試,「政府人口普查得到的資料更多,私隱度更高,目前最有誘因取得基因資料的,應該是保險公司,因為基因檢測可分析出不同人患上癌症的機率,直接影響保險賠償。」

檢測樣本無標示個人資料

  杜偉樑續說,本港的認可檢測實驗室均取得ISO17025認證,其中一項的要求,正是確保檢測樣本並無個人資料標示,實驗室人員無法知悉檢測者的身分,「技術員只是知道要做的測試是甚麼,再按程序完成實驗,報告結果,如果實驗室在過程中泄露檢測者任何資料,實驗室負責人員需要問責,並要撰寫報告解釋事件,是很大的問題。」

  專門提供癌症基因檢測服務的善覓,其行政總裁施明耀從取樣方式解釋基因檢測的局限。他解釋,血液是檢測完整基因數據的最佳樣本,單憑口水無法檢測出完整基因數據,而利用棉花棒刮取口腔內壁,亦可做到基因排序,但難以進行多種測試,「如果只是取得兩個口腔樣本,完成病毒檢測後,樣本的狀況及質素已不容許檢測公司再做其他的基因測試。」

單憑基因排序難辨身分

  至於科學界能否單憑基因排序結果,辨認出一個人的真實身分,施明耀認為機會甚低,「就好像無人見過恐龍的真實模樣,但都有人用有限的資料重塑出來,最後有幾似樣?要用基因排序重塑本人,最後結果恐怕未必相似。」

  科德施基因創辦人兼首席技術官余志承不諱言,美國、英國及中國均有研究公開大型遺傳基因資料庫,單憑遺傳基因數據難以還原樣本者身分,以往亦有西方機構嘗試還原,惟發現需同時以多項數據作對照才可確認。他表示,實驗室通常只會針對某項疾病進行相應的遺傳基因測試,全基因測試不算普及,以目前技術要識別出個人身分的風險不高。

客戶可選擇銷毀檢測樣本

  即使實驗室有既定的資料儲存守則,惟不同機構對基因數據的處理辦法未必看齊。余志承表示,其遺傳基因測試參照歐美做法,讓客戶選擇是否參與內部研究,若客戶拒絕,數據將不會用作研究,也不會賣給第三者。DNA Perfect Match以HLA免疫系統基因檢測作情侶配對,其創辦人莊小慧稱,因配對服務不屬醫療性質,沒有覆檢需要,僅需保存基因排序數據,並會於客戶取得檢測結果之後的三個月內銷毀基因樣本。

  糖尿病基因檢測公司GemVCare營運總監林憬波坦言,近期公眾對基因私隱權的敏感度提高,其公司自行改善收集樣本流程,讓客戶可填表決定檢測結果後是否要把樣本銷毀,且容許他們隨時退出研究計畫。惟他亦指,醫療機構因應法律訴訟問題,慣常會保存病歷七年,檢測機構有時需要覆檢,亦未必即時銷毀客戶的基因樣本,「醫院為癌症病人切除腫瘤後,切出來的組織也會保留十年八年,有問題時可作出追蹤。」

  林憬波說,讓客戶自行決定檢測後是否銷毀樣本,做法可能跟以往的要求有衝突,不排除日後有機會因而面對訴訟問題,目前政府在這方面的指引不足,隨着基因檢測服務在商業機構愈見普遍,港府亦正籌建基因檢測數據庫,應盡快完善相關法規,制定合理保存期。

倡明訂保存期 平衡病症追蹤

  除了樣本保存問題,余志承指出,本港於保障遺傳基因的法例亦未完善,目前這類資料在香港只被視作一般的個人私隱,政府未立針對性規例,反觀美國設有健康信息保護法,可防止保險公司要求客戶退保或將資料用作其他用途。他相信,簡單易明的病患檢測核准流程、防止資料外泄的信息科技亦不可少,以提高公眾對基因檢測服務的信心。

  港大基因研究中心總監沈伯松認同,保存基因數據有助長期監測患者健康情況,但事前必須解釋病人擁有隨時退出的權利,目前社會對如何平衡基因私隱權及病症追蹤的討論未算太多,當中的利弊不容忽視。

每日雜誌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