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專題】安老院存深層問題 高壓監管難提升質素

2020-08-19 10:45
近日死因聆訊智障漢遭紗布塞肛案件,法官提出十項規管建議,再次掀起外界關注安老院舍服務質素問題。即使近年政府加強監測,惟安老業界卻指,服務質素未必可提升,癥結在於不少需高度護理的長者僅能入住護理安老院,應對能力不如醫療支援人手、配套更高階的護養院。關注組織認為,政府的法例門檻過低,符最低要求的院舍所提供的服務,亦難以符合一般人對院舍照顧的基本要求,加上社署發現院舍問題後,多數採取勸喻而非警告,令現有黑名單制度鮮有院舍上榜,形同虛設。 記者 李卓穎 郭增龍

上周死因裁判庭就五年前一宗智障漢遭紗布塞肛後肺炎死亡的個案進行審判,法官因應案中多項服務問題,向社署提出十項建議,譬如設立院舍持牌人「黑名單」、署方應直接檢控提供冒簽更表或約束物品同意書等虛假資料的院舍、不應將無法溝通的院友編排在同一房間等。

事後勞福局局長羅致光發表網誌,提到局方於一七年至今推出多項安老院舍監管措施,如成立牌照及規管科、聘用退休紀律部隊人員協助牌照處督察巡查、蒐證及檢控等。即使業界形容監測力度是前所未有的高,惟行內人認為,背後更大問題仍未解決。

護養院發牌數目極少

香港安老服務協會主席陳志育坦言,部分私營安老院服務質素跟大眾期望有落差,院舍人手、空間不足等問題已討論多年,惟加強監管卻不一定保證可提高質素,「小修小補難以換來脫胎換骨的改變,背後有許多深層次的結構問題需要解決。」他有感,社會常以為院舍質素欠佳源於營運者,實際上院舍定位、人手補充途徑及私營院址空間「先天不足」同樣帶來影響。

陳志育續指,本港逾七百所私營安老院可分為護理安老院及護養院,前者每名護理員按比例需照顧三至四十名長者,原本預計照料行動自如的長者,後者可提供高度照顧予無法自理、有更多醫療需要的院友,護士人手比例相對較高,惟本港獲衞生署發牌的護養院數目極少,佔比不到百分之五,護理安老院被逼「提升服務」接收複雜個案,「半數人都要坐輪椅或長期臥牀,社會要正視規格及資源錯配問題,照顧員根本無足夠能力照顧大量高護養程度的院友。」

一般院舍難照顧複雜個案

香港買位安老服務議會主席謝偉鴻目前有經營護養院,他不諱言,護養院所聘用的註冊護士數目較一般護理安老院為多,前者又有職業治療師、物理治療師等醫療專業人員常駐,故可因應長者康復需要,提供更貼身的支援,加上護養院軟硬件配套更切合複雜醫療需要的長者,如常設隔離房間、物理治療房等,故對院友的照顧程度較護理安老院高,「就算是提供高度護理的護理安老院,其實都不足以應對要洗腎等情況的長者。」

香港安老服務協會執委李輝補充,護養院註冊護士人手多,亦設限只容許註冊護士值夜班而非登記護士,與此同時,院舍空間人均面積可高達十六平方米,遠遠拋離甲一級買位安老院舍的要求,故可容納浴牀等輔助設備,客觀條件上更適合需要高度護養的長者,但政策滯後加上人手不足,對一般護理安老院的要求不敢太高,導致院舍未有升級轉型為護養院,「高壓監督只為業界帶來壓力,提升整體院舍水平還得從核心着手。」

人均面積人手比例要求低

香港中國婦女會安老服務總監黃耀明認同,《安老院條例》下私營院舍經營門檻低,如目前僅要求院舍最少為院友提供六點五平方米的人均樓面面積,「很多要求都太低,即使私營院舍符合法例,他們提供的服務也不會符合香港人的期望。」

社署在一七年成立「檢視院舍法例及實務守則工作小組」後,黃耀明一直要求增加人均樓面面積及護士等醫護人員的人手比例,直至小組去年完成報告,並在今年一月更新《安老院實務守則》後,她指出,無論人均樓面面積,抑或是人手比例,也沒有調整,令她非常失望。

少警告票控 倡設扣分制

事實上,小組有建議提高人均面積,其中高度照顧院舍須增至九點五平方米,中度及低度照顧院舍則要上調至八平方米,但給予業界八年寬限期。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秘書鄭清發認為,政府制定規管時過分遷就業界。他以巡查院舍為例,近年社署的巡查密度雖有增加,但發現問題後大多以勸喻了事,甚少警告或票控。因此,縱然社署有將違規被警告的安老院舍紀錄上載至社署網頁,數字亦不能反映私人院舍違規情況。

根據社署網頁,全港安老院最近十二個月共有一百零六宗警告紀錄,涉及七十三所安老院,其中大埔康和護老中心及深水埗慈愛護老院被警告最多,共有四次。除了警告數字少,鄭清發認為,社署應引入扣分制,按警告嚴重程度扣分,分數足以影響院舍續牌的機會,以增加阻嚇力,令院舍不敢鬆懈。

從事長者服務多年的吳銘偉則指出,目前社署的黑名單制度只針對院舍,惟不良院舍負責人只要為安老院改名,即可輕易洗底,他認同死因裁判官的建議,建立安老院舍牌照經營人的黑名單,始能杜絕不良業界,「政府好像很怕推出監管後會有院舍結業,無辦法安置院舍內的長者,於是無決心解決問題。」

每日雜誌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