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專題】內地生來港無期 港漂宿舍鬧退訂潮變陣攻本地客

2020-08-11 07:47
      疫症蔓延令內地生對留港生活卻步,直接衝擊本地租賃市場。專營「港漂」宿舍的地產中介坦言,新學年的宿位原本已租出超過九成,惟第三波疫情爆發打亂內地生來港計畫,近日接連收到學生退訂查詢,若疫情短期內仍未受控,恐將出現退房潮。有業界坦言,今年初爆發疫症後,逾八成內地生已提前離港,但業主早已收妥全年租金,未有因而蒙受金錢損失,但近期租盤較去年同期下跌三四成,部分業主決定即時變陣轉租予本地客,預料內地生租盤需求將進一步錄得明顯跌勢。

記者 李卓穎 林紫晴

暑期向來是住宅租務市場旺季,準備開學的內地生,大多已選定單位,與同屬「港漂」的同學合租。但受疫情影響,鄰近大專院校的「宿舍盤」租務情況下滑,地產業界憂慮,新一波疫情將進一步打擊內地生租盤市場。

八成內地生租客沒回港

  大圍名城是不少「港漂」的熱門住宿地點,名城地產客戶經理何東雄不諱言,出租予內地生的租盤於今年農曆新年後,已有高達八成人沒有回港,學生慣常暑假起租,並預繳一年租金,故未有回港的宿生白付了其牀位的租金,業主則無蒙受損失,惟他留意到,近期內地生的租務舍案低至二十多宗,整體需求下跌三四成,可預視今年暑假的交投量未必會高。

  專營內地生租務的「港漂家」負責人劉瑞卿指,內地生今年因疫情關係,難以提前來港睇樓見業主,不少人只得信任港漂服務平台在網上看相選租盤,而非自行跟幾位朋友湊份租屋,故下學年其宿位出租率很早已超過九成。他表示,學生原定於八月中至月底入宿,惟第三波疲情爆發打亂他們的來港計畫,「家長和學生都會擔心染疫風險,未知應否如期動身來港,而且各大學亦陸續安排網上教學,若是則可遲些才來。」

已繳全年宿費 業主無損失

  劉瑞卿坦言,部分內地宿生已繳付訂金,現時其公司仍未知會否退還訂金,需視乎疫情才決定下一步計畫,「如果疫情到八月中前受控就一切如常,我們也理直氣壯不會退錢,但疫情未處理好就要再傾傾。」他續稱,宿生入住時早已繳清全年宿費,故第一二波疫情未有影響「港漂家」的收入,頂多只是部分宿生活動未能舉行,如今第三波疫情帶來的不確定因素從未有過。

  為中大、理大及城大等六所本地大學認可住宿供應商「安怡居」,過去半年的內地生租住情況與往年相若,其負責人曾小姐指出,多所大學宣布新學年如期開學,加上六月疫情緩和,內地生預訂的宿位已近爆滿,「過去半年因無商務客入境,相關租務已停頓,住宿供過於求的情況下,變相為內地生提供更多房源選擇。」

  惟本月爆發第三波疫情,近日新冠肺炎確診個案大幅上升,曾小姐表示,原本預備回港接受隔離令的內地生,突然卻步,她更接連收到電話,查詢不來港的退訂安排,「他們已整裝待發,但見到中大宣布新學年改以網上授課,覺得未必要在港租屋,現時很忐忑。」她直言,現階段難以評估會否出現退房潮,暫且觀望疫情發展。

宿舍間隔難即時轉住宅

  一站式管家服務公司「兼家」目前提供十多個單位,主要供內地生租住,不願具名的負責人稱,暫時仍有內地生續租,惟未有透露實際租務情況,「暑假才過了一半,期望疫情早日緩和,可回復生意。」他又指,早前已投資裝修及添置傢俬,故暫無打算改裝宿舍間隔,改為一般住宅出租。

  由於「港漂家」主攻內地生生意,其宿舍的室內亦有特別設計間隔,並增加牀鋪出租,故劉瑞卿直指,宿舍難以像其他地產中介般靈活,於短期內轉營本地客市場,「有少少擔心之後的安排,可能先看看本月的疫情才定下一步計畫。」他相信,內地生始終需要在港升學,最終仍會入宿,稍後會按情況跟內地生再協商入宿時間。

本地家庭客承接力強

  即使內地生需要減少,惟何東雄認為,本地家庭客亦有很強的承接力,故名城業主一向會雙綫放租,「今年租金回落,去年租給內地生的三房單位月租約二萬八九千元,但現時租給本地客只需二萬六千元。」他又稱,若決定不再放租予內地生,只需要把碌架牀等為學生宿舍而設的傢俬扔走,單位本身格局適合本地客家庭。

  沙田區大圍、第一城以外,美聯物業高級客戶經理蕭耀邦指出,以往連馬鞍山租盤都有內地生合租,但受去年社會運動及疫情影響,區內專營內地生宿舍的單位已乏人問津。他知悉,有業主原打算繼續做內地生生意,近期亦無奈轉陣,以本地家庭租客為目標,「不少家長都會在暑期找租盤搬屋,為子女轉學校做準備。」

  北角非鄰近大學校網,但以往亦有內地生合租單位。世紀21日昇地產執行董事黃文龍所承辦的兩三個單位有學生今年初未完租約,便提早回內地,他不諱言,當中有人預繳整年租金,亦有人每月交租,後者的業主通常體諒學生的情況,願意「和平分手」不追討尚未完約的租金。至於已繳清租金提前退租的單位,他稱業主也基於合約精神,不會即時再放租,「始終學生有權隨時再回來住,但可以提早讓下手租客睇盤,等完約便即時入住。」

每日雜誌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