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專訪】陳家殷盼與廉署看齊 競委會劍指大老虎

2020-08-03 08:45
今年五月,陳家殷從胡紅玉手上,接下競爭事務委員會主席這個「燙手山芋」。它的「燙」,在於早前滿城沸沸揚揚,爭論油價加快減慢,認為競委會應果斷執法,否則便是「無牙老虎」。陳家殷認同收集市場數據權限不足,但競委會並無因此失去「牙力」,甚至一直在打大老虎,但大老虎是誰,未到最後一刻,他也不能泄露半句,「我們是執法機構,調查行動不可以周圍講。」陳家殷成長於七十年代,見證廉政公署崛起,他期望競委會可以像廉署一樣,深入民心。 記者 郭增龍

陳家殷這個名字,大眾或許比較陌生,其兄長中大醫學院院長陳家亮則較為人熟悉。這位擅長商業糾紛訴訟的執業大律師,過去亦有不少公職,消委會、平機會及保監局都有他的身影,當中任職消委會時間最長,「我做律師只是幫到一個客戶,但做消委會幫到普羅大眾,令社會更公平,很有滿足感。」他對公職態度認真,一六年獲委任競委會委員後,隨即到倫敦大學英皇學院深造歐盟競爭法,接受訪問時卻謙稱仍在努力鑽研競爭法,「香港的《競爭條例》實施至今不足五年,對法律界來說仍然是新鮮事物。」

大財團中小企均不放過

雖然是新事物,但公眾對執行《競爭條例》的競委會,要求從來未降低過,「無牙老虎」這四個字,是公眾刻畫在競委會身上的印記。陳家殷認為,公眾一直誤以為競委會缺乏調查權力,做事綁手綁腳,執法行動只針對中小企,放生大財團,但事實是,競委會一七年入稟競爭事務審裁處的案件,其中牽涉一家跨國IT公司,另外,競委會曾在一九年放話,表明正調查由三大貨櫃碼頭公司成立的香港海港聯盟,是否違反《競爭條例》,這些都是大機構。

競委會在條例生效至今,共接獲四千多宗投訴及舉報,當中自然有大財團,亦有中小企,礙於不少案件仍在調查當中,身為執法機構的競委會,固然不可以隨便透露調查目標,「競爭法是出名複雜的條例,外國很多舉報往往要調查三四年,才有足夠證據起訴。」陳家殷說,競委會人手規模只有約七十人,挑戰自然更加大,但他透露將於今年內就競爭法「第二行為守則」,即濫用市場權勢展開法律程序,是法例生效至今首宗相關案件,「濫用市場權勢不止要律師調查,更要有經濟學者加入提供意見,難度更高。」

權力不足致調查困難

或者在不少人的心目中,競委會如果「有牙」,每次出手理應見血,涉事公司除了要被控,更要判處天價罰款,但陳家殷認為,訴訟不過是最後手段,並以早前三家網上旅行社主動刪除或會削弱競爭的條款,最終獲競委會接納的個案為例,他認為競委會最大目的是促進公平競爭,可以通過不同方式完成任務。

至於公眾關注的油價加快減慢問題,陳家殷承認,目前條例賦予競委會的權力不足,出現調查困難,「外國競委會在進行市場調查時,可以要求公司提供資料,令調查更全面。」他亦有向港府反映,期望競委會日後可取得更多資料。

見證廉署誕生深入民心

此外,本港《競爭條例》不容許獨立私人訴訟,即所有違反《競爭條例》的行為,都要經競委會調查後,才可向競爭事務審裁處提出訴訟。陳家殷指出,外國普遍容許私人訴訟,如本港加入相同做法,競委會就能集中處理一般市民無知識、無資源的案件,做到市民渴望競委會「專打大老虎」的形象。

六十後的陳家殷,見證七十年代廉政公署誕生,並迅速深入民心的經過,「我到今日還記得當年的電視廣告,一個街市女菜販抱住自己的小朋友,到廉署舉報的畫面,他們的舉報熱綫,我到今日都識得背。」競委會過去亦有製作廣告,嘗試以生活化方式,講解何謂合謀定價、瓜分市場,他期望競委會日後可以追上廉署,「我細個的時候,大家都將廉署掛在口邊,知道遇到不公平事可以去廉署舉報,希望有一日競委會都做得到。」

兒子愛行醫棄承衣鉢

競委會的公眾教育仍在進行中,成果如何有待分曉,不過,育有一子一女的陳家殷,則未能成功引起子女對法律的興趣。其長子正跟隨兄長陳家亮學醫的步伐,成為見習醫生,女兒則於國際學校就讀高中,亦對律師工作興趣不大,但他笑言並不介意,因為律師的工作往往「閂埋房門」埋頭苦幹,甚少與其他人接觸,工作性質不是人人受得住,「大仔幾年前暑假跟我來律師樓工作,做完已知不合他的性格,他現在讀醫,我聽到他說巡病房發生的事,以及見病人的經過,每日在他身邊都有很多事情發生,對他而言,工作的滿足感大很多。」

他笑言,競委會的性質與其律師工作十分相似,「調查的時候要很專注,要保密,身邊的人也未必知道你在做甚麼,直至幾年後大家才突然發現,原來你一直在做這件事!」

我細個的時候,大家都將廉署掛在口邊,知道遇到不公平可以去廉署舉報,希望有一日競委會都可以做到。

每日雜誌

最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