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專題】安老院舍高度戒備 專業服務難開展 治療師恐跨院感染 集中處理嚴重個案

2020-07-30 08:30
第三波疫情在安老院爆發,院舍進入高度戒備狀態,被逼再次暫停物理治療、職業治療等專業服務。有安老業界坦言,整體專業服務近日大跌八成,小型院舍使用外聘服務,恐治療師跨院服務會帶來交叉感染風險,大型院舍雖有常駐人手,但可提供的服務全面減少。物理治療業界將院舍個案分為嚴重及穩定兩級,集中處理嚴重個案,其他交由院舍助理進行基礎復康。部分院舍以視像進行言語治療及心理治療,惟業界反映視像難以診斷,一旦發生突發事件,要及時反應也有困難。記者 李卓穎 郭增龍

本港安老院舍在第三波疫症下失守,至今持續有多名院友及職員染上新冠肺炎,業界隨即嚴陣以待「封院」加強防控感染措施,除了禁止訪客到訪,專職醫療人員亦未必可以入內提供服務,長者的復康計畫及進度直接受影響。

復康小組活動變單對單

香港安老服務協會執委李輝不諱言,小型院舍日常會外聘安老院的職業治療師、物理治療師等專職醫療人員,以支援長者的復康需要,惟一名物理治療師或職業治療師同時服務兩三所院舍,言語治療師更可能會走訪上十所安老院,不能排除帶來跨院交叉感染風險,故業界為保障長者安全,多數已停止相關服務上門,「第一二波疫情時都停過,五六月本地個案減少才慢慢恢復,第三波爆發來勢洶洶一定要再暫緩。」

該會主席陳志育亦指,近期整體專業服務量大跌八成,接受服務的人數及次數皆被逼大幅下降,部分大型院舍自設復康中心常駐職業治療師、物理治療師在院舍工作,以往院方會安排院友分時段到中心接受服務,目前為減少長者聚集接觸,其服務形式必須作調整,「院舍要採取封閉式管理,以前有些運動、復康活動都會通過小組進行,現在改於長者牀邊單對單進行。」

全套保護衣做足防疫

物理治療的工作須「埋身」,疫症下的工作難度大增。香港物理治療師協會會長陳黃怡表示,業界目前的做法,是將安老院的個案分為「嚴重」及「穩定」兩大類別。物理治療師會減少接觸穩定個案,並指導院舍內的護士及助理,如何協助個案進行基礎復康。至於嚴重的個案,物理治療師必須親自處理,並將根據衞生署的指引,穿上全套保護衣物,進入院舍前亦會量度體溫,消毒雙手,「如果要去多過一間安老院的物理治療師,事前防疫要求及保護衣物當然要做足,即使是大型院舍的駐院物理治療師,面對院舍內過百名長者,都要不時更換保護衣物,避免交叉感染的機會。」

然而,在缺少物理治療師在場評估的情況下,陳黃怡坦言,長者的退化速度較一般人快,由院舍助理協助病人作基礎復康並不理想,但目前院舍以防疫為先,她只能期望疫情盡快緩和,令服務可盡早恢復,否則將影響長者康復進度。

言語治療師遙距診斷

香港中國婦女會旗下安老院雖有多類專職醫療人員長駐,疫症下可如常提供服務,但該會安老服務總監黃耀明直言,現行安排上變得複雜,康復小組不可安排各樓層的院友一同參與,小組人數須從十人降至兩三人,前綫同事也要分層工作避免接觸,暫停高風險評估,「言語治療師日常會刺激長者吞嚥,評估他們的進食問題,這類工作可能會接觸到深喉唾液,頗為高危了。」

就疫情未能走入院舍的言語治療師,業界正制訂遙距診斷及訓練的指引。基督教香港信義會外展專業服務隊言語治療主任區志漾表示,如要實行遙距吞嚥訓練,需要有院舍職員協助,為確保流程順利進行,相關職員亦要接受基礎訓練,了解治療方式及注意事項,惟院舍職員刻下忙於執行防疫措施,難以抽調人手協助。此外,認知能力、聽力及視力較差的長者,亦難以進行遙距訓練,因此,他目前只能建議緊急的院友,到公立醫院言語治療部門診接受治療。

心理治療視像溝通難

規模較小的志願機構及私營院舍,亦會向坊間的臨牀心理學家購買服務。香港心理學會前會長張傳義表示,疫情下大部分均延遲進行,部分則選擇以視像形式持續服務,但他坦言當中有不少困難,首先臨牀心理學家無法視像進行診斷認知障礙等的精神診斷及測試,「這些測試最少要做一個多小時,當中要觀察不同的反應,需要面對面才能準確判斷。」

即使是覆診或長期跟進的個案,張傳義坦言,業界使用視像與個案溝通時,也會顯得「就住就住」,「如果對方情況不太穩定,我們未必敢問得太深入,擔心觸發對方激烈的反應,我們通過視像,想處理也鞭長莫及,另外亦有個案向我們反映,用視像難以講出心底話。」

除了上述專職醫療人員,陳志育表示,營養師及藥劑師也會定期到院舍,但通常只是每月一次,故疫情下的影響較小,而且相關醫療人員未必需要接觸長者,可只跟院舍職員進行交接。

每日雜誌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