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專題】難推小社區管理 港式「禁足令」或以封閉場所為本 

2020-07-22 08:03
新型肺炎單日確診個案增至逾百宗,特首林鄭月娥日前宣布收緊抗疫措施,提到極端情況下將出動撒手鐧,在港實施「禁足令」,消息轟動全城。多名醫學專家均表示,除非未來兩周確診個案狂升,才須考慮全面禁足,雖然內地及外國早有封城先例,但因本港無法推行小社區管理,屆時將面臨基層支援服務、病毒檢測篩查不足等問題。有行會成員則透露,一旦推行禁足措施,有機會以封閉場所為本,例如要求非出售日用品、食品的零售店暫停營業,進一步減低街上人群聚集,以切斷社交傳播鏈。

記者 林紫晴 李卓穎

新型肺炎全球大流行,歐美、亞洲多個國家數月前已各自實施禁足措施,限制民眾外出。雖有前車可鑑,但多名醫學專家均認為,本港人口密度及居住環境,將為「禁足令」帶來掣肘,故實施禁令後須有其他配套,以收抗疫之效。

外國僅准醫護保安等外出

湖北武漢封城後,外國亦陸續採取「禁足」策略,只准醫護、保安等必要工種外出,提供必要服務。以英國三月實施的「禁足令」為例,民眾除了購買基本用品、做運動、有醫療需要或必要工作外,一律不可以離開住所,所有售賣非必要商品的店鋪關閉;新加坡亦強制市民在家工作,只有超市、醫院、公共交通和主要銀行服務等必要服務維持運作,被列作必要服務的行業清單亦有不時檢視。

內地封城檢測篩查較理想

觀乎世界各地的「禁足令」,醫學會傳染病顧問委員會主席梁子超認為,內地以小社區管理的封城做法,對阻止疫情擴散較歐洲城市的處理方法較為理想,因內地控制社區人流時,同步會進行大型檢測篩查,一旦發現確診者將會安排病患及其緊密接觸者進行隔離,接續再進行新一輪檢測,直至個案歸零為止,反觀外國未有小社區管理及篩查不足,導致封城時間延續多月,「如此一來經濟會全面崩塌,非短期內可以解決疫情問題。」

梁子超直言,目前香港出現擴散式社區爆發,甚至有跨家庭感染、更難追查感染來源的第三代傳播,惟本港難以做到小社區管理,執行「禁足令」尚有多項問題未解決,例如怎界定市民何時屬於必須外出、哪些日子可外出,而且「封城」後預算將需內地提供協助,以解決檢測篩查及日用品供應等問題。惟他亦指,即使以如此極端手法嘗試截斷傳播鏈,但仍不能確保可有效防疫,如常上班的執法人員、超市員工或安老院舍職員仍有機會染疫,繼而傳染「禁足」市民。

非日用及食品店或須停業

早於三月有政府消息指,行會曾研究措施收緊公眾聚集,甚至討論過「禁足令」,限制市民外出,但據行政會議成員林正財了解,政府暫未詳細商討「禁足令」將如何實行,目前仍以「精準抗疫」為主要方針,「過去半年,香港一直以追蹤高危群組等精準方法去應對,盡快找出感染源頭。但如果疫情完全失控,我們沿用的方法有可能已不奏效。」

比起全面禁止全港市民外出,林正財卻認為,以封閉場所為本的禁足措施較可行,包括暫緩更多非必要商業活動,「現時已有十多個指定場所須暫停開放,理論上可擴大至更多公共場所,例如要求非出售日用品、食品的零售店暫停營業。」

首階段限制老病兒童外出

公共衞生研究社召集人陳盈亦相信,本港難以「一刀切」實施禁足措施,首階段應限制長者、長期病患者及兒童等高風險人士外出,同時提供清晰指引及配套,協助他們在家抗疫,「當他們在家感到不適,可根據甚麼指引求醫?不能外出時,社福界如何協調、提供送餐服務?這些政府都需要好好計畫,而非單純叫他們留在家中。」

梁子超認同,封城是「不歸路」,屆時將衍生基層失業、長者送飯等社區支援問題,「封城後未必有社區組織有足夠能力解決基層或長者的需要,至今本港未有就此制定應變計畫。」

本港昨日新增六十一宗新型肺炎確診個案,雖較早兩日的確診數字稍為回落,但市民仍對疫情憂慮不減,坊間甚至流傳政府可能在未來數天實施「禁足令」的謠言。就此,政府發言人昨晚澄清絕無其事,呼籲不要被虛假消息誤導,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主動留家如封城 影響較細

不過,政府抗疫督導委員會專家顧問、中大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直言,疫情一旦去到失控地步,最後關頭有必要實施「禁足令」,全面禁止市民外出。但因應政府上周始收緊食肆限制,禁止提供晚市堂食,他指,相關措施的成效仍需觀察一至兩星期,「除非確診數字持續以三位數上升,甚至單日確診個案急升至二百至三百宗,當中又有很多來歷不明個案的話,便須提前實施『禁足令』。」

梁子超則指,與其封城,更希望市民盡量留家,以切斷跨家庭傳播鏈,減少交叉感染的「火頭」,冀可挽回疫情擴散的劣勢,「香港市民佩戴口罩的比例高,港人留家的效果等同主動封城,對社會經濟影響較細,也可減少產生大型動盪及出現恐慌。」許樹昌亦認為,政府實施「禁足令」前,仍可加強現有抗疫措施,包括全面停止食肆堂食、只可提供外賣等,「最重要是截斷社區傳播鏈,減少市民聚集。」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