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專訪】為港球壇施「手術」 羅傑承用最後一啖氣

2020-07-06 08:05
香港足球總會的管理最近飽受批評,活躍於本地球壇多年的羅傑承,怎會不知道。刻下的足總在他眼中,是急需施行手術的危殆病人,作為足總顧問,他有提供「手術」建議,卻換來奪權的指控,令他一度萌生離開球壇的念頭。回首十年前,港足在東亞運奪冠,其帶領的南華也歷史性殺入亞協盃四強,香港球壇曾經驟現曙光,羅傑承萬料不到,香港足球接下來的十年竟愈做愈差。他決定以一年為限,若足總不改革,本地球賽吸引力及水準再跌,就抽身離去,「我羅傑承今年是最後一啖氣。」 

四月底發表的審計報告,指出足總連串問題,包括足總董事會議出席率低、缺乏會議記錄、招聘程序出現問題、賽事入場人數及收入持續低迷,與當初目標愈走愈遠,把足總指責得體無完膚。立法會帳委會事後舉行聆訊,足總主席貝鈞奇、總幹事袁文川等高層均有出席接受質詢,三場聆訊羅傑承均通過電視直播,從頭到尾看過一次,「有聽聆訊的人,都會認同足總出現很大問題。」

足總董事開會夠鐘就走

立法會帳委會主席石禮謙在聆訊中批評,足總董事即使不受薪,也需要盡責,不能推諉於個人工作事忙,羅傑承深有同感,「有人視足總董事的崗位是榮譽,開會人到一到就走,有些會議原本每月一次,改成兩個月一次,開會限時三小時,一夠鐘工作未做完,會議都要完結,如果我是蠱惑員工,見到如此情況,我都不會認真工作!」

羅傑承不諱言,部分董事對足球缺乏基本認識,「我敢大膽講,有些董事做了幾年,未睇過一場本地球賽,有些我擔心連越位是甚麼都未知。」足總董事肩負監督責任,如果由外行人主導,對本地足球發展弊多於利,「日本韓國的足總董事,多數是退役球員及教練,就算香港馬會的董事,很多都是熱愛賽馬,每個月都有入場觀看比賽。」他曾建議將董事分成兩級,一級負責行政,另一級為榮譽董事,負責對外露面,卻被否決。

去年底,羅傑承在facebook發文,指發現一些足總內部嚴重問題,要求討論,惟董事局拒絕其出席會議,他形容事件「ridiculous(荒謬)」。事隔半年,他承認當時所指的嚴重問題,正是傳媒於五月底揭發,足總去年招聘前足總菁英發展教練李本思時,疑程序失當的爭議。由於他至今未曾翻閱文件,無法判斷誰是誰非,惟過程最令他失望的,是他發現問題後,不獲允許跟進,「可能最後查完,結果是我錯,為甚麼不讓我跟進?」

指出問題被拒出席會議

羅傑承坦言,去年已對繼續投資本地足球心灰意冷,「現在本地球賽在任何方面都差過十年前。」銀行出身,三十歲做老闆的羅傑承,目前在港經營餐廳及卡拉OK,在外國亦有不同投資,生意人理應無寶不落,但足球班主莫說是賺錢,要收支平衡也不容易。一九九二年他首次擔任老牌球會南華班主,只因為夠威,「當年班主可以坐在後備席睇波,望住坐滿人的大球場,覺得自己好威。」

當時他對球隊管理一無所知,結果花錢威了三年就離開。直至○六年他重掌南華,這次他終於參與球會決策,視球會為一家公司營運,一年間將南華由降班球隊變身「三冠王」。○九年亞協盃四強賽,香港大球場觀眾席全場爆滿,隨後的東亞運,港隊擊敗亞洲勁旅日本,歷史性取得金牌,促成港府撥款推動足球發展,羅傑承一度以為香港足球將會愈做愈好,「誰不知當年已經是最高峰。」

眼見如此情況,羅傑承去年底曾想過放手,連香港飛馬班主一職,也打算不做,「我已死心到不能再死心。」不過,身邊球壇好友紛紛勸他不要輕言放手,令他有動搖,「如果我繼續做,只會給自己最後一年時間,如果足總管理層沒有改變,球賽吸引力、表現及水準繼續跌,那我就放手。」

見證港足高峰期滑落

既然當成最後一年,羅傑承預告,來季飛馬將會與過去十年截然不同,「球員會換血,將有一些全新球員出現,亦會有一些宣傳上的驚喜給本地球迷,就算最後飛馬拿不到冠軍,都會與過去完全不同。」羅傑承過去在南華羅致國際知名球星畢特及基士文來港,獲意大利名牌Emporio Armani贊助,全隊球員身穿西裝宣傳,一度成為球壇佳話。他來年的目標,正是與當年的南華一樣,令本地足球再次成為港人焦點,「我最近跟公司幾位負責足球的同事說,我羅傑承今年是最後一啖氣,大家幫幫手!」

誓令港足再成港人焦點

他盡最後的努力,除了為自己所愛的足球有個交代,也期望可以為當下紛亂的香港,帶來一份禮物,讓港人忘記經濟不景,社會紛爭,一同在球場上為香港人的球隊打氣,「現在社會分化,足球是最受歡迎的運動,可以團結香港人,不談政治,不分政見,一起支持香港的球隊。」

如果我繼續做,只會給自己最後一年時間,如果足總管理層沒有改變,球賽吸引力、表現及水準繼續跌,那我就放手。

每日雜誌

每日雜誌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