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專題】電子煙「疫」市擴充 專攻學生禍害大 網店折扣價吸客 拓實體店廣招代理

2020-07-02 08:15
立法會禁售電子煙的草案未能趕及今屆會期通過,外界關注新型煙草產品短期內難以禁絕,有電子煙業界乘勢擴充,部分更專攻學生市場。本報發現,多家電子煙網店在社交平台推廣時,明目張膽標注「學生價」,以折扣吸引青少年初嘗電子煙。近期更有店鋪「疫」市擴充開實體門市,甚至是廣招代理參與銷售,情況令人關注。青少年戒煙熱綫最近接獲的求助增加近兩成,其中不少為電子煙民,社工擔心疫情下青少年因缺乏娛樂,遂以吸食電子煙解悶,恐怕暑假過後,中學生吸食電子煙將更普遍。 記者 李卓穎 郭增龍

政府前年推出《二○一九年吸煙(公眾衞生)(修訂)條例草案》,法例一旦通過,本港將禁止進口、製造或售賣電子煙和加熱煙等「另類吸煙產品」,惟立法會法案委員會月初以時間不足為由停止審議,令電子煙銷售繼續「無王管」,原本條例一過就要面臨結業的業界,突然重現商機,部分甚至積極擴充。

無問買家年齡 標注「學生價」

本報於社交平台搜索「電子煙」即可見大量帖文推售相關產品,記者佯裝顧客,聯絡上其中一家有近三千位追蹤者的網店,賣家於推銷期間並無詢問買家年齡,其帖文更有「學生價」的標籤。記者問及學生優惠時,對方非常主動再減價,提出購買一部電子煙主機和兩盒煙彈「超優惠價」只需四百元,「你睇吓要買邊款同幾多,我可以私人做優惠給你。」

該店鋪更於疫市下開設實體門市,賣家直指,以往只於格仔鋪寄賣,如今買家可到位於觀塘工廈的門市試味,「現在上來就送煙彈。」對方續說,禁電子煙的法案未有通過,預料這一年都不會正式落閘,不必擔心貨源中斷等問題。賣家又游說記者嘗試俗稱「大煙」的注油式電子煙,稱比多數新手吸食的煙彈式電子煙(俗稱「小煙」)「口感更爽」。此外,他又指「大煙」的主機有較多特別款式,同時又可練習花式吹煙圈技巧,試圖以吸食大煙「更型格」來吸引年輕客群。

隱晦標示尼古丁含量

電子煙成行成市,本報發現有網店招攬代理,查詢後發現對方想找人幫忙散貨,「你可以自己抬高賣價,賺取中間差價,收到客人就直接給地址我們郵寄,或者叫他們到門市自取。」惟當產品出現問題時,對方指並非所有情況均可換貨或退錢,而且賣家也要收款後才寄貨或寄放產品到格仔鋪,難保代理不會因而蒙受損失。

此外,記者發現有賣家的帖文聲稱推售多種不含尼古丁的煙彈口味,惟查詢後對方承認同時有賣含尼古丁的煙彈,兩者同樣有大量口味可供選擇,「口味揀可樂和葡萄一定無錯,相信我,最多人食。」另一網店亦隱晦地標示產品中尼古丁的含量,只在記者查詢時才表明「三至五巴仙係內含(尼古)丁」。

根據《藥劑業及毒藥條例》,含尼古丁的電子煙產品屬藥劑製品,必須向香港藥劑業及毒藥管理局註冊才可在香港售賣,並要在藥劑師監督下出售,否則將會違法,最高罰則為罰款十萬元及監禁兩年。事實上,海關及衞生署在四月底亦有採取聯合行動,打擊非法售賣含有尼古丁成分的電子煙,並分別在灣仔、觀塘、旺角、深水埗、荃灣及元朗檢獲約五萬件懷疑含有尼古丁成分的電子煙油產品,估計市值約二百三十八萬元。

戒煙熱綫求助增兩成

電子煙網店最近針對學生大肆宣傳,港大青少年戒煙熱綫輔導員溫偉軒表示,最近接獲的求助增加近兩成,其中不少均為吸食電子煙,他發現年輕人試吸電子煙的原因,除了是電子煙比傳統煙有更多不同的口味外,近年電子煙外型設計,亦成功吸引年輕人注目,「很多個案也跟我們說,因為覺得電子煙設計很有型,才會產生興趣。」

身兼吸煙及健康委員會成員的社工徐小曼表示,相比傳統煙,電子煙並沒有明顯的香煙包裝,部分外型甚至與玩具及電子裝置無異,加上電子煙毋須使用打火機點燃,味道亦較淡,不少老師均向她反映,要發現學生吸食電子煙有困難,「過去老師聞得到學生身上的煙味,現在除非是搜書包,否則難以發現。」

暑假臨近年輕煙民恐大增

徐小曼留意到,有電子煙賣家在facebook、Instagram平台上載大量吸食電子煙的相片,企圖製造吸食電子煙十分普遍的氛圍,「其實大多數青少年都沒有煙癮,甚至從來未接觸過煙草產品,但他們易受朋輩影響,容易抱着貪玩試一試的心態。」

禁售電子煙草案未能趕及通過後,徐小曼擔心會向青少年傳達錯誤信息,以為吸食電子煙問題不大,加上暑假臨近,有機會令吸食電子煙的青少年大增,「受疫情影響,很多娛樂活動今年都未必可以進行,加上最近電子煙賣家增加網上宣傳,都會增加青少年接觸電子煙的機會。」

每日雜誌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