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專題】配藥系統欠完善 拓社區藥房挑戰大

2020-06-30 08:23
醫管局現正研究拓展社區藥房取藥及送藥上門服務,外界關注實際運作問題。事實上,本港已有數家非牟利機構設社區藥房,但因未有完善的配藥系統,藥劑師難以掌握病人過往用藥記錄,配藥時須重新評估病情,恐未能提供適切的服藥支援,導致醫療分流作用有局限。各區藥房有望成為方便的取藥平台,惟商會指,假如使用者數目太少將影響服務的經濟效益,傾向不在藥房儲存藥物。至於送藥上門安排,業界認為須由藥劑師管理流程,再作遙距跟進,減低病人用藥風險。 記者 李卓穎 林紫晴

新冠肺炎疫症之下,社區藥房取藥服務有望更趨普及,早前醫管局透露有意在發展好電子平台後探討在社區藥房取藥及送藥上門的可能,有三百家會員藥房的港九藥房總商會亦正就此撰寫合作計畫書。藥劑業界均指,社區藥房取藥有助支援病人服藥問題,惟從非牟利機構營運社區藥房的經驗,反映現行運作已有不少挑戰。

翻查資料,全港有逾六百五十家註冊藥房,另有由聖雅各福群會、香港藥學服務基金、樂善堂及醫護行者等非政府組織,開設的七家非牟利社區藥房,主要提供配藥、藥物諮詢等服務。

街坊少諮詢駐藥房藥劑師

由「醫護行者」開設的「醫護行社區藥房」,去年五月正式投入服務,其研究及倡議主任黎俊健直言,由於坊間大多數藥房以零售為主,區內街坊對駐藥房的藥劑師不了解,「直至近月在疫情下,他們不敢到醫院取藥,接觸社區藥房,才開始了解藥劑師的功能,例如講解藥物原理及副作用等。」

有份籌辦「醫護行」的香港大學藥理及藥劑學系講師王潔婷指出,過往市民出現傷風感冒、腸胃不適等「小病小痛」,便會自行到藥房買成藥,或排隊看公院或私家診所,甚少找藥劑師藥物諮詢,但疫情下冀獲藥物諮詢服務的病人明顯增多。

醫健通健康數據不齊全

由於社區藥房尚未有完善的配藥系統,現時處理不同病人個案,仍要靠藥劑師逐一評估及了解病情,王潔婷解釋,「藥劑師須根據病人症狀和病史,判斷病情輕重及個別需要,轉介求醫或建議安全有效的藥物。」雖然政府已開設電子互通平台「醫健通」,但王潔婷表示,現時平台的數據以公立醫院為主,健康紀錄資料不齊備,未能做到醫療數據互通,「很多病人看公立醫院,同時也會看私家診所,亦可能會自行配藥,但很多都沒有記錄,所以我們不能用『醫健通』來配藥。」

香港藥學服務基金藥劑師蘇曜華認為,社區取藥服務可讓病人先領一個月分量的藥,藥劑師每月再於病患取新藥時跟進其服藥情況,彌補他們覆診前的空窗期。早年他亦曾協助NGO設立社區藥房服務,惟其時只服務已登記「醫健通」的患者,恐防藥單不清引致指示錯誤,「藥劑師若沒完整的病人藥單,就只能參考藥袋上的資料,但假如病人沒帶齊所有藥物,未必可以協調或發現兩個專科藥物重疊等問題。」

事實上,澳門十多年前已推行社區藥房模式,公共衞生研究社召集人陳盈指出,當地早已將醫院執藥系統,與社區藥房同步使用,病人只要提供藥單或身分證,便能快捷取藥。反觀本港,她表示,即使在公共醫療體系中,其配藥系統亦未有相通,因而出現大型與小型醫院用藥不同的情況。王潔婷亦指,電子健康資料不流通,不但會影響用藥安全,藥劑師可達至的醫療分流作用,也存有局限。

上門送藥需視像藥劑支援

研究拓展社區藥房取藥同時,醫管局亦計畫推出送藥上門服務。香港醫院藥劑師學會會長崔俊明指出,運送藥物需要領牌,亦要符合藥物儲存溫度的要求,故整個送藥流程必須由藥劑師管理,「醫院藥房有藥劑師把關,送藥上門後,藥劑師亦須以電話或視像方式,作出跟進。」

崔俊明認為,社區藥房模式須分階段在港推行,由非牟利機構試行,屆時當局也須將指定藥房及藥劑師名單,以及其辦公時間表列,以供市民參考。

取藥多寡影響物流運輸

蘇曜華指,送藥上門可方便患者,惟同時亦需有視像藥劑支援,否則其效用跟在醫院一次過領取大批藥物的分別不大,「長期病患有不少是長者,上門送藥是否可以一併提供視像藥劑支援服務?送藥時會否有義工從旁協助聯絡藥劑師?」他認為,NGO能夠提供的支援配套較多,此服務應先由NGO擔任合作夥伴,同時又可藉此了解病人會否有派飯等社福服務的需求。

跟非牟利社區藥房自行備存藥物的運作方式不同,港九藥房總商會副理事長張德榮表示,初步計畫每周設兩至三次登記,助病人從醫院統一取藥,不打算於藥房儲存醫院派發的藥物。他認為,商會屬下藥房的優勢在於位置分布廣,方便病人於住所附近藥房,甚至慣常去的店鋪取藥,惟取藥者多寡將影響物流運輸,「如果只有一個人要取藥將不符經濟效益,人數太多又不知物流公司是否應付得來。」

地區藥房的藥劑師也需查閱電子藥單,張德榮指,早前商會曾向醫管局提出,冀讓病人於社區藥房開通「醫健通」,不必特意前往公院登記,但此建議暫未獲回覆,「藥房電腦隨時準備好,只等醫管局開綠燈。」

每日雜誌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