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修例風波影響,香港部分大學校園在去年十一月均曾被佔據,並與警方爆發衝突,內部多處地方和設施遭到嚴重破壞,損失以億元計,而據本報獨家報道,來港的交流生大幅減少,後遺症陸續顯露。因此,部分院校在近日開學之時,均加強了保安措施。以理工大學為例,校方在維修了部分校園設施的同時,亦在校園門外加設入閘機,讓學生和職員拍卡出入,並聘用外籍保安人員把守,其他院校也有類似安排。

  學校加強保安措施,引起了部分學生和校友不滿,但校方不可因壓力而有所妥協,放鬆對校園生亂的防範,因為只要有一個窗被打破而不即修補,連環破窗的情況又會重演。

  設閘機「防線」免重演佔領

  理大管制學生進校的措施,被學生校董李傲然批評為「非人性化」,質疑校方打算將設閘機安排變為永久措施。此外,理大學生會早前就反對設閘機發起聯署,聲稱已收到約五千名學生及校友聯署反對校方增設閘機,校方若拒絕拆去閘機,他們將有下一步行動。

  誠然,任何保安設施,都會對師生帶來某種程度的不便,但是政府耗用公帑建造及營運各所大學,其主要目的是為社會作育英才。校方作為管理者,不但需要確保師生在校內的人身安全,還須防止校園設施不會遭到惡意破壞。與此同時,校方亦要滿足社會各界的合理期望,確保大學能發揮培育人才的主要功能,而不是變成校外人士的鬥爭場地。

  從功能上而言,校方之所以加設入閘機,主要是防止校外人士可以輕易擅闖校園滋事,以及破壞校園設施,從而保障校園全體師生的人身安全。過去幾次的嚴重校園衝突,均有一個相同現象,就是大批校外激進示威者混入校園,任意損毀設施及製造武器,連學生會都沒法制衡,如果大學復課後不對他們設防,校園很可能再次成為他們的抗爭基地,所謂「易請難送」,到時要把他們逐離將十分困難。

  至於所謂「非人性化」的批評,也讓人費解。校方推出的新保安措施,主要是用作甄別誰是本校的師生;另一方面,校方所使用的拍卡機,則已是對於用家最為友善、亦是最易於使用的甄別方式。事實上,現時不少大學的圖書館和一些設施,亦已有同類措施,又何曾見到有學生校董或者代表批評?同類的措施加設於校門外,何來「非人性化」?這樣的批評背後,政治動機顯而易見。

  不讓破壞者砸「第一面窗」

  由於修例風波尚未完全平息,加上非建制派在未來一段時間,將會不斷舉辦集會遊行,各大校園仍存在再次被示威者佔據的風險。據悉,中文大學早前已曾發生黑衣人潛入校內塗污的事件,引起社會上不少人擔心大學校園再次被激進示威者蹂躪。

  犯罪心理學有所謂「破窗理論」,就是社區內一間房子的窗被打破,如果不立即修好,也沒有人被懲罰,便會引來其他人打破更多窗,直至整個社區的窗全毀。依此理論,若大學校方不嚴厲遏止任何破壞校園的行為,那怕只是塗污及亂擺雜物,便如破窗一樣,繼而出現更大更廣泛的破壞。

  經過一場浩劫後,大多數師生和校友都不願見到校園再生災難,校方應利用此一契機,重整校園秩序,設立有效的保安和管理制度,對於破壞校園的人,立即加以懲處,不讓校園保安再次形成缺口,否則亂局便很有可能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