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政府委任張舉能擔任首席大法官,公民黨一班大狀在通過委任前指手劃腳的做法在政圈惹起不少議論,大家對其踏界做法有點詫異,覺得他們毫不避嫌意圖影響法庭和公眾觀感,對法治禍害影響深遠。

  披着法律外衣的政客

  香港一向司法獨立,對於法庭審訊素來尊重,對法官任命都盡量避免作出影響。不過,這種風氣近年逐漸出現改變,不少人對法院裁決指指點點,予人想做無形之手的觀感,這些人不是一般人或政客,而是披着大狀外衣的一批政治人物,當中不乏公民黨的成員。他們經常營造自己是法律界代表,然而發表的意見往往只是本身的政見,根本與法治觀念背道而馳。

  最新的例子是政府宣布委任張舉能接任首席大法官。首席大法官是法律界最高領導人,主持法政工作。由於法庭形象注重獨立尊嚴,過往對於任命,外界多數是表達對接任者的期許,鮮有直接作太具體的評論。一般而言,由於行政、立法、司法獨立,議會在相關任命都盡量保持中立,正如法庭如果不涉及訴訟,不會介入議會事務。

  不過,今次張舉能獲政府委任,身為法律界立法會議員的郭榮鏗就對任命大發高見,很具體評論他過往的判案,直言感到擔心。這種做法無疑是公開打擊日後司法體系的公信力,影響公眾對法官判案的信心。然而,他的意見本着甚麼根據,原來不是按照法律觀點,而是從政治上考慮。有政界仿效非建制派常用的質疑,這種在任命指的批評是否有政治施壓的嫌疑呢?非建制派可以這樣施壓,建制派如果有同樣的政治要求,他們又是否接受呢?

  公然干預教法官做嘢

  郭榮鏗的例子並非單一,公民黨的大狀不但在政治姿態上提出要求,甚至具體地「教大法官做嘢」,要求法官對檢控做球證,對過低的標準作出斥責。過往,偶有主控官準備不足或檢控水平未令人滿意,法官都會有所批評。然而,這是按一貫法律框架下法官各自執行,並非是政策上的變動。公民黨大狀的具體要求,令人質疑這是想逼令法庭干預檢控,做法非常有問題。

  一般而言,法官在庭外都會保持低調,不會對裁決或政治發表太多意見。有時,法官會透過判詞解釋裁決理據。法官受過專業訓練,他們的想法或行為未必會受這批大狀指手劃腳影響,但就算這樣,大狀肆意散布用法律包裝的政見,就令人擔心會對司法獨立和法治造成衝擊。

  公民黨成員以法律界為核心,過往甚獲社會尊重,他們最初的意見雖然有政治色彩,但大致仍然理性。然而,隨着政治環境激化,大狀黨有逐漸變質的傾向,很多意見是把政治當法治,成為近年社會漠視法律和秩序的根源之一。

  政治當法治害人害己

  過往,律師的形象高高在上,隨着社會的進步和公眾學識的提高,大家對法律條文雖然不是專家,但對法律的普遍常識已經增加,像大狀黨把法治作為獨家演繹的基礎已在變更。他們日益遠離法治理念的主張,相信會愈來愈多的挑戰。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作為大狀經常不尊重法律,最後打擊了公眾對法治的信心,結果就是自食其果,害己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