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疫情第二波襲來,比第一波還要令人擔心,皆因大量回港人染疫,部分還可能走入社區,大大增加本地爆發的風險。這兩日有部分需要家居隔離人士懶理限制四出活動,惹來公眾甚為不滿,被揭違規者變成千夫所指,期望在群情洶湧下,回流人士無論是否需要隔離,都不要再外出,捱過兩、三個星期洪峰,情況可以穩定下來。

  舉報竟惹「篤灰」質疑

  對於家居隔離人士不理禁令的現象,不少政界中人都慨歎部分人的道德水平低落,甚至比起從前好像還要倒退,不明白為何會變成這樣?若從社會學解釋,有人認為這是社會上吹起一股挑戰權威,甚至漠視法例的意識。當政府最初提出家居隔離令時,就有說法指靠自願隔離難以收效。本來,隔離令是法律限制,根本不存在自願,當局沒有集中隔離,不等如可以不遵守。然而,有些人特意混淆概念,總之就是要挑戰一番,甚至連公共衞生這樣重要的事情,都一樣變成扭曲的目標。

  為一時之快違反隔離令,隨時招來刑事代價,有違例者現時已被還柙不准保釋,大家或者會奇怪為甚麼要這樣做?然而,混亂的價值觀不但發生在行差踏錯的回流人士身上,貴為專業人士的立法會議員都一樣。早前政府提出設立舉報熱線,檢察違反隔離令人士,本身是醫生的議員郭家麒竟然說擔心這個做法會與警方去年就反修例事件設立的舉報熱線一樣,變相鼓吹互相「篤灰」(檢舉)、監控。他擔心港人日後習慣「篤灰」,會愈來愈似內地文化。本來,議員應該勸告市民不要違例,害己害人,結果出來的卻變成質疑「篤灰」的謬論。

  決定要按科學基礎

  按照郭家麒的說法,政府設立熱線檢舉會有不良影響,熱線設立後使用者可能會沾染內地文化,這是否說見到有違反家居隔離令的人不應致電熱線呢?作為一個醫生,應該明白傳染病要隔離是科學,市民應該要自覺遵守,其他人亦有義務協助執行。這種把熱線和對內地的質疑掛鈎的論調,根本完全違反專業思維,甚至不符合議員的身分。別說是議員,作為普通市民,都應明白人人都應通力合作做好隔離,「篤灰論」只能說這是搞政治搞上腦的另一例子。

  抗疫要以科學為基礎,這正正凸顯出很多似是而非的泛政治化論據的謬誤。正如早前有醫護堅持要對中國旅客全面封關,但其實病毒是不分種族,當內地疫情漸受控制時,新冠肺炎已經在其他國家爆發,當南韓確診人數飆升,病毒已打到意大利、瑞士,但當時港人對這些地區的警覺仍然較低,故此近期確診人士,不少都是這個時間外遊染疫。本來,以港人對傳染病的經驗,應該有機會可以留意到歐美疫情的發展,為甚麼會出現了輕視呢?正如可供應用的手帶有限,應先分配予海外回流者抑或內地回流者,是要按數據的科學判斷一樣。

  人人都應做好本分

  香港是全球最富裕城市之一,而且居住密度極高,日常管理非常高效有序,就像高速運轉的機器,這種社會秩序本來不應受到政治的干擾,否則就可能出現巨大災難。然而,在泛政治的氣氛下,政府權威低落,漠視法紀的意識不斷膨脹,政治異見者破壞基建、交通,這些本來就是很危險的行為,只是因為種種原因未出大亂。當傳染病來襲猶如無孔不入的敵人,市民個個都應做好本分,如果凡事都加入政治批判,出事的風險就急劇上升,最終可能要付出沉重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