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雖然忙於抗疫,但仍無法緩和社會運動的對立情緒。近日學校停課,卻仍鬧出了中學副校長寫藏頭詩諷警,被校方停職的風波。作為教育界人士,發表語意尖刻的言論針對個別群體難免惹起爭議,寫藏頭詩的做法還令花生友有不少解讀。

  蕭皇后陷千古冤案

  藏頭詩是中國傳統一種文學形式,詩句有一個意思,把詩的頭一個字串連起來又是另一個意思。有名的藏頭詩之一是名著《水滸傳》中智多星吳用為了逼日後成為山寨王盧俊義上梁山,作了一首詩「蘆花叢里一扁舟,俊傑俄從此地游。義士若能知此理,反躬逃難可無憂」嫁禍給他,把這四句頭一個字唸起來,就變成盧俊義反的意思。所以,藏頭詩基本上是普遍認知的文學表達方式。

  《水滸傳》是小說,歷史上真實有過因為藏頭詩入罪的大案,其中最為人廣傳之一的是遼皇后蕭觀音的冤案。蕭觀音秀外慧中,貌美外還是才女,因此得皇帝獨寵。由於丞相和後宮勾結,誘使她寫了一首詩「宮中只數趙家妝,敗雨殘雲誤漢王。惟有知情一片月,曾窺飛燕入昭陽。」之後就向皇帝告狀,說詩中藏有「趙」、「惟」、「一」三個字,於是指皇后和御用伶人趙惟一私通,結果皇后被妒火中燒的皇帝賜死,無辜的伶人慘遭族株。千百年來,史學家和文學家都指仰慕漢族文化的大遼皇帝曲解藏頭詩的意思。

  耍聰明其實有難度

  這次副校長在社媒寫的藏頭詩,平常讀起來是評論警察染疫,內容很大體正常。當把每句頭一個字讀出來,就變成「黑警死全家 一個都不能少」,附有「明既就明」等字句,這則帖文迅即惹起了抨擊,學校隨即作出先行停職的處理。

  事件曝光後,一如其他社運事件有正反意見。支持副校長一方認為這是莫須有、文字獄。抨擊一方則認為藏頭詩共十一個字,要無心拼出這樣完整的句子,機率簡直是不可能,再加上其他暗示,根本是證據確鑿。

  研判一首打油詩是否有藏頭含義,有一定的客觀標準,《水滸傳》和蕭觀音的個案就是參考之一,有興趣者還可以再找其他例子自行研判。從學校停職的決定,似乎有關方面會覺得至少是表證成立。

  副校長的具體個案校方可能還要等當事人解釋,細析行文是否流暢,外人暫時只能剝花生。不談這宗個案,前人為甚麼要寫藏頭詩呢?最直接當然是覺得有藝術性,更多的是賣弄一點聰明,作者表面寫一個意思,暗藏另一個意思,以表達胸懷,同時避開責任。更精刮的是表面的意思和藏頭意思相反,讓被諷者洋洋自得,結果落入文字陷阱。不過,這個做法最大難度是寫得不夠明顯,其他人看不明白,就變成白費心機。寫得太過清楚,人人一看就知,往往就自找麻煩。

  辯解論據需要合理

  在今次社會運動中,不少年輕人和學生作出踩界或違規的行為時,都會有自己的辯解。香港作為自由社會和法治之區,任何人都有為自己提供解釋的權利,只是規矩和法律都講求論據的合理性,當事人的辯解能否令人入信又是另一回事。如果做了越軌的行為,萬一最後「吟詩都吟唔甩」,結果就是自己付出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