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公布最新失業率升到百分之三點四,是三年新高。失業率是滯後數字,特別是過去一、兩個月不少企業生意出現斷崖式下插,數字肯定仍未反映這一波衝擊。有人估計失業率有可能會升到百分之五,關鍵是一浪打來,過後香港的復元能力有多強。

  疫潮殺來逼動刀

  本地失業率上升是意料之中,但有老闆坦言來勢之急勁,或者不是普通打工仔能明白。受薪階層月月支薪,見生意好會覺得老闆大賺,卻不是人人會留意生意差時老闆條數。簡單而言,很多生意利潤都是生意額的幾個百分點,如果有一成已經是相當不錯,像電力公司能保證有投資的百分之八,已經可以變成千億巨企。像做零售生意,利潤可能只是營業額的兩、三個百分點。現在一場疫潮殺過來,重災行業生意跌了七、八成,如果支出不減,一個月的損失可能就等如一年盈利,最慘是現金流可能斷裂,十分可怕。

  滙控昨日宣布業績,本來專家估計第四季盈利最多是倒退,但結果開出來是虧蝕,當中雖然有特別的撇帳因素,但管理層表明社會運動拖低經濟是盈利轉差的原因。在派成績表「肥佬」後,外電就報道滙控要動刀大裁員。滙控要減肥是市場共識,但業績倒退可能加快了動刀的時間和加大了力度。香港一向是滙控最賺錢的市場,過往開刀力度較細,現在業績弱化,下刀會否重些呢?

  一場疫潮,樂觀點可能三個月可以過去,但隨時就吃掉公司兩、三年盈利,開源節流變成不可免。本來香港自沙士後一直繁榮,大小企業都積了不少脂肪應付逆境,然而,去年下半年的社會運動,已經消耗不少肥肉,這從本地財政速轉赤,救市資金要潑出去像水一樣可以看到。

  天災後怕未能靜

  很多做生意的老闆,現在最擔心就是元氣能否保存,現時本地資產市場仍然未大跌,沒有出現負財富效應,若然本地經濟持續不振,一旦股樓縮水,情況就會惡化得很快。有人就擔心疫潮就算過去,在九月立法會選舉前,本地政治氣候仍然會很激盪,做生意的環境仍未能平靜。

  生意人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他們見到最近很多維權組織興起,包括新籌組的工會。這些工會被指是為選舉而成立,但從老闆眼中,工會要吸引成員,必然要爭取權益,在生意已經難做下,若然員工還要搞抗爭,最後只能攬炒。

  本來,工會的出現是企業剝削員工,老闆自肥,員工受害。香港過去十多年失業率持續偏低,加上推行了最低工資,基層員工收入其實改善了不少,理應沒有催生工會的環境,只是在政治化的環境下,新工會一樣如雨後春筍出現,而主事者似乎也漠視客觀環境,為了爭取支持勇進出擊,於是出現了在疫潮中醫護不理病人照罷工、生意大跌下員工要工業行動。當本地經濟往下走,卻出現工會爭相成立,摩拳擦掌準備出擊,怎能不說是反常的怪現象?

  做法反常恐攬炒

  在正常環境下,應該是公司生意好,員工有議價能力時才是工會發難的好時機,正如全球航空業發生罷工,多數選聖誕的飛行旺季,這個時候老闆準備賺大錢,打工仔才容易要求分肥。如果失業率升到百分之五,經濟肯定不會好,打工仔變成人浮於事,老闆已快蝕到人都癲,又或者磨刀霍霍準備節流,搞工業行動豈不是會拼個魚死網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