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港鐵開通沙中線屯馬段。今次開通採用了簡約的啟用禮,沒有邀請政府高官出席,整個過程進行順利。隨着部分通車,沙中線超支撥款預期要提上議程,在現今的政治環境下,一般撥款都難於通過,何況是工程超支的項目,所以今次向庫房伸手,風險相當之大。

  沙中線大超支,早前有報道需要申請的撥款超過一百九十億元,這是繼高鐵後另一項延遲兼超預算的鐵路項目。由於之前紅磡月台工程被揭不符標準的風波,令整個沙中線項目的聲譽都受到影響。

  大小氣候均不利

  沙中線撥款困難,除了本身因素,現時整個立法會運作接近停頓,都令今個會期過關的難度增加。立法會內務會議在非建制派主持下,至今仍未選出主席,加上疫潮令議會工作受阻,各項審議的進度空前緩慢,而且今年要換屆,會期不可能延長,時間上的挑戰已很大。因此,無論從議會大氣候和項目小氣候,都是非常棘手。

  現時,沙中線的進度已比預計落後,如果撥款不能通過,工程一旦被逼停頓,就有可能面對承建商索償,而且日後重啟項目,也需要額外資金,後果相當嚴重。

  沙中線本身是政府斥資的基建,委託港鐵管理。面對當前困局,有論者認為若當初把項目交由港鐵負責出資,就不會出現現時的情況。不過,鐵路營運是不賺錢的生意,若然要港鐵負責,就必須要有資助,怎樣計算又是一條難題,當日沒有選擇這個方法,今日再說已無實際意義。

  可剔除紅磡超支

  當日高鐵超支,港鐵為求過關,想出了由公司大派高息,令政府可以收回大筆股息,用作支付工程費用,減低了議員反對的聲音。不過,同一個方法在今次未必可以再用。

  今次沙中線撥款困難的成因甚多,當中包括紅磡月台工程的負面印象。有建議港鐵自行處理月台工程引致的額外支出,把這筆數剔除了在要求撥款數額之中,以減低反對聲音。這個建議應該可以減少政治阻力,至於最後會否採納,日後的撥款方案將會揭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