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馬(馬國強)換蔣(蔣超良),英勇(應勇)抗疫,病毒終零(王忠林)!」前天,官方宣布中共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下台,分別由上海市長應勇和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接替,內地網民一片歡呼。這是中央針對新冠病毒疫情事件厲行問責制,而且首先問責「一把手」,預料湖北仍有高官落馬。這也意味着湖北疫情雖然嚴峻,但最兇猛的階段已經過去,臨陣換將有利於放下歷史包袱,輕裝上陣,打贏湖北保衞戰。

  新冠病毒疫情去年十二月在武漢爆發之後,湖北官方反應緩慢,不僅淡化疫情,而且對警示疫情的輿論進行管控,武漢市和湖北省的「兩會」照常舉行,武漢民間的「萬家宴」如期登場,湖北省黨政高層仍然出席春節團拜會,輕歌曼舞,喜氣洋洋。疫情蔓延後,當局應急處理能力嚴重不足,極為混亂,湖北書記蔣超良、省長王曉東、武漢書記馬國強、市長周先旺成為眾矢之的,被戲稱為「湖北F4」。

  撤換第一把手 展現從嚴治黨

  疫情已經造成內地六萬四千宗確診病例,一千三百八十多人死亡,而且蔓延到境外,不僅讓湖北乃至全國付出了極其沉痛的代價,客觀上也損害了國家形象。作為地方首長,非但不能守土安民,而且禍國殃民,不下台不足以平民憤。

  因此,撤換湖北高層是應有之義。不過,作為省委書記、省會城市書記被問責去職,蔣超良和馬國強是首例。按照過去的慣例,如果地方出大事,通常由政府首長「孭鑊」。譬如,十七年前的沙士風暴,北京市長孟學農掛冠,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劉淇安然無恙。但熟悉中國體制的都知道,黨委書記才是一把手,重大決策都由其拍板。

  國家主席習近平執政之後,強化執政黨的領導,亦明確執政黨的責任。去年九月施行的《中國共產黨問責條例》明確規定,職責範圍內發生公共安全事件,造成重大損失或者惡劣影響的黨領導幹部,應當予以問責。中央這次首先拿下蔣超良和馬國強,展現的正是從嚴治黨,黨委書記必須承擔首責。

  洗牌塵埃未定 不會高舉輕放

  這只是強勢問責的開始,湖北官場大洗牌尚未塵埃落定。武漢封城後,湖北省長王曉東一度對外聲稱,物資儲備和市場供應充足,而且在記者會洋相百出,連口罩問題都出現三次「口誤」,他和曾經發出「願意革職以謝天下」豪言壯語的武漢市長周先旺,恐怕都難逃追責。國家衞健委去年底已經派出專家組南下,卻釋放「可防可治」的信息,麻痹大意,貽誤戰機,顯然也是「共犯」,衞健委高層毋庸置疑在事件也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中央現在暫時只是將蔣馬免職,仍未公布如何查處。過去曾經發生一些高官遭問責之後,雪藏一段時間仍可東山再起。像蔣超良這種鬧出大事的官員,放在古代至少也「永不錄用」。我們相信中央在調查清楚之後,一定不會高舉輕放,會給全國人民一個交代。

  這次湖北和武漢易帥,相信是在周三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拍板的,習近平在會上還作出判斷:疫情形勢出現積極變化,防控工作取得積極成效。事實上,非湖北地區的疫情已經出現十連降。儘管湖北新通報十二日的確診病例近一萬五千宗,十三日高達四千八百宗,但這主要是更新診斷標準。在調動一切資源力挺,全國和軍隊近三萬醫護支援之下,湖北最險惡的時刻已過,可以做到「應收盡收」,有效防止疫情蔓延。

  局勢逐步明朗,感染人數基本摸清,新任湖北書記應勇雖然表示這是「沉甸甸的責任和千鈞重擔」,但顯然信心滿滿,「戰」意甚濃,表態要抓好救治和隔離,打贏湖北保衞戰,打贏疫情防控的總體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