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

  全城防疫,大家必須小心身體,同時保持心境開朗,身心都強壯才可打勝這場仗!何妨就在這個非常時期,讀讀未完書?

  與中國文物專家、「鴻踪里」藏品主人李宗鴻聊天,永遠是件快事。李宗鴻為人健談、博學而謙虛,笑容可掬,從小熱愛中國古代美術,多年穿梭荷李活道和內地、海外大小古董市場,有許多有趣的尋寶故事,每次都聽得非常過癮。他收藏的並不一定是價值連城的官窰、黃花梨家具,反而是一些既有歷史價值又可供把玩、體積較小的文物,如錢幣,物件雖小,學問卻大矣!近日,李宗鴻將過去一些教材資料輯錄成書《從文物看中國歷史》,由三聯出版社出版,他表示:「要了解歷史主要是根據文獻,但文物可以補文獻的不足,而且文物可以觸碰,除了印證文獻,還給我們機會欣賞中國文化、藝術、設計、美學各方面,甚至當時的政治經濟狀況。」

  《從文物看中國歷史》以「鴻踪里」的兩百三十多件藏品為主軸,闡述從公元前八千年到二千年左右的新石器時代至十九世紀清朝的中國歷史,以具有代表性的文物為題,分析物件的背景和特色,以實物證古史,從淺入深,簡單易懂,有趣生動地讓我們了解中國歷史。從藝術價值看,李宗鴻表示古代器物代表了秦、漢、唐、宋、元等黃金時代的文明,以及當時中國與各國的交流和相互影響,例如某些器物上的西域元素融合中國設計,又如不少俑的面容輪廓是根據胡人造型,從書中一件「唐代陶加彩崑崙奴俑」可見一斑。陶俑濃眉鬈髮、寬鼻厚唇,是從事雜耍為生的崑崙奴形象,《舊唐書.南蠻傳》就有崑崙奴的記載,有說他們是來自今日東南亞一帶,也有說是非洲,無論何者為正確,可見唐代的首都長安作為當時全球最繁華國際大都會的盛況,雲集來自歐、亞,甚至非洲的外邦人。

  除了從文物一窺唐朝盛世的繁華,一枚看似貌不驚人的元寶,更是藏有一個與經濟政策和政治息息相關的故事。李宗鴻興致勃勃解釋元代「至元通寶」的故事:「這是非常罕有的,因為它在元世祖忽必烈至元二十二年發行,只流通了幾個月,是當時一位名叫盧世榮的漢人財政官員,試圖推動貨幣改革而推出,原意是同時發行銅錢和鈔票,以銅錢支持鈔票的面值,不至於大量發行鈔票而貶值,以穩定經濟,可惜推出幾個月後效果不大,加上丞相和其他大臣彈劾,終於被判入獄,最後還被忽必烈處死,政策當然也不了了之。」金融管理手法恍如當今美國聯儲局的貨幣政策!聽完後再看照片,沒想到物件雖小,承載的故事卻沉重。

  物件有趣之處在於它是活生生的,無論經歷多少風霜,創造者的想像、心思和技術,依然活靈活現地出現在我們眼前,而眾多類型文物中,筆者獨愛人像,或是物件上附有人物圖畫雕刻,只覺人物的造型、神韻和場景設計可以誘發無窮想像,書中另一件唐俑的面部表情相當有趣,面大鼻梁扁,嘴巴翹翹的,既無威嚴更不討喜,原來這是「陶加彩宦官俑」,唐代宦官得寵弄權,俑的表情帶點陰險狡詐,代表了唐代人民對宦官的形象,真是神來之筆!

  李宗鴻表示出版《從文物看中國歷史》,目的是希望通過文物這些「可觸碰的歷史」,讓我們在研習歷史中「反省過往、把握現在,從而籌劃未來,這是學習歷史的使命。」歷史的確是一門有趣卻不容易的課題。艱澀的文獻、冗長的史書,往往令一些有興趣研究歷史的人(包括筆者)望而卻步。通過欣賞文物和了解文物背後的故事,過程就變得活潑得多。正如李宗鴻所說「讓文物充當時間旅行的導遊」,就讓我們登上這列文物時光列車,穿梭於五胡十六國的戰場、長安繁盛的街道,時而看見絲路商旅的駱駝,時而一窺南宋深宮的捶丸遊戲,翩然來到清光緒年間,以一隻礬紅彩龍紋杯,與君共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