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狀病毒爆發後,逐漸蔓延至社區,不少文化藝術活動在來勢洶洶的疫情下被逼取消,好像藝術界尤為矚目的盛事《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與《Art Central》也相繼宣布取消,意味着這年的「藝術月」將較過去黯然。面對每年重點藝術活動的取消,畫廊們也無法繞過巨大的影響,只能各找應對的策略。當盛大的藝術活動取消,是否等同無法接通國際藝壇?畫廊如何在如此突發事件中展現靈活性?

  早在《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正式宣布前,已有不少聲音討論其應否取消。一些國際畫廊明言希望取消,不過,香港畫廊協會同時發出聲明回應,認為香港的文化藝術並非如外間所形容般的嚴峻境況,並表達對《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主辦方最終決定予以支持。《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主辦方終在2月7日(五)發出聲明,表示因考慮與會人士的健康和安全,以及因疫情而影響到物流運輸,還有各地對香港發出的旅遊管制,最終作出如此的艱難決定。《Art Central》隨後也同樣宣告取消。

  香港畫廊協會的創辦人及成員、成立於2006年的方由美術(Galerie Ora-Ora),其創辦人Henrietta Tsui-Leung坦言,文化藝術異於像銀行等商業的運作模式,箇中所計算的方式也有不同,因此對於《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取消的決定,不同持分者也有各異的考量。她指出,協會早前的聲明更着眼於回應外間對於香港藝術的一些誇張與失實的報道──他們認為有責任作出回應與澄清。「事實上,香港藝術仍在蓬勃多元地發展。這些都是經歷長時間所發展出來的,並非能被這些武斷的報道所輕易破壞。」

  她謂,站在本地畫廊的角度,《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主辦方一直對本地的文化藝術發展提供不少支援。「《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主辦方當初選址香港,也是看中香港的獨特性。」因此,她尊重他們的決定,也直言,即使因社會狀況而導致觀眾數目減低了,本地畫廊仍會繼續帶來高質量的展覽。「《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的取消最大影響是導致一群國際的藝術工作者與收藏家等未必來港,但我們在這裏仍有畫廊的空間,能作出相應的調節。」她謂,《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取消不會影響畫廊的運作,「畫廊會照常開放,也許一些講座等活動會搬到網絡上的Live Stream進行。香港畫廊協會也許會繼續舉辦南區的藝術遊與其他的藝遊夜,我們需要靈活的方式來應對。」

  另一畫廊Ben Brown Fine Arts的經理Amanda Hon亦認為,《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或《Art Central》的取消,並非對香港藝術帶來決定性的影響。「《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只是一星期的活動,本地畫廊仍有其餘的五十一星期繼續營運。」她指出,《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作為亞洲最大的藝術博覽會,它與《Art Central》的取消確實是可惜,也能理解是不容易的決定,「但這只是一件事,並非影響香港原來已有的藝術發展。」她認為,即使缺乏兩大藝博所帶來的矚目活動,畫廊也能倚仗自身,呈現優秀的展覽。

  本地藝評人John Batten亦認同《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與《Art Central》的決定,認為現時疫情對交通運輸帶來的不便,確切影響參與藝博的人士。他作出建議,例如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能否支援《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的租金,讓其能舉辦一個為香港本地觀眾而設的藝術博覽會。「不過,也許《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須顧及其『品牌』。無論如何,它也是處身艱難與不幸的位置。」

  部分國際畫廊支持《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取消的決定,而始於2016年立足香港的國際畫廊Massimo De Carlo,負責人Massimo De Carlo坦言這消息讓其驚詫,但同樣反映現況的嚴峻,使他們作出無法避免的決定。「自《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成為推廣香港藝術的重要機會,這次取消的決定難免讓國際與本地藝壇承受嚴重的影響。我們的視點比較特別──既是國際也是本地,我們深信藝術界的發展日後會逐漸恢復過來,現階段我們須站在香港藝術圈的一方,作出支持。」

  由於消息剛公布不久,他坦言其畫廊仍須時間籌劃應對方案,但他亦言,畫廊仍抱持開放的態度,也盡可能繼續原來的計畫,來表達對香港,以至亞洲藝術界的支持。

文:蔡倩怡 部分圖片:星島圖片庫、被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