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衞生防護裝備不足,成為防疫首要難題。有說法指出,特區政府購買口罩等設施需要招標,成為慢人半拍的重要原因。不少人聽到相關說法,都忍不住形容做法白癡,究竟這種做法是怎麼出現呢?

  特事無人敢特辦

  有曾經為政府服務的人說,過往購買口罩等設施只需報價,毋須要招標和經過價低者得的標準審核,後來才加強把關。政府使用公帑有監管和機制透明度,不能說是壞事,只是臨近急事,為何沒有特事特辦呢?

  據聞,當口罩出現短缺,有人向政府反映競價的難題,最高層下定決心承擔責任,請介紹人去馬,可惜就算這樣,有人仍然要求賣方提供樣辦,確證無誤。官方有這個反應可以理解,因為如果買口罩花了五元一個,事後有人找到有四元一個供應,隨時就變成刑事調查的個案。就算有高層承擔責任,若然買入口罩貨不對辦,一樣有可能被追究。現時不少商號賣口罩,事後被批太薄太差,最多只是被罵了事,若然涉及公帑,隨時跳落黃河水洗都不清。

  官員擔心買口罩出事並非過濾,皆因有前車之鑑。有前高官提起,當年沙士肆虐,經濟如一潭死水,於是政府舉辦維港巨星匯,請了當時在政商界很有名望的人幫手,由政府出錢舉辦演唱會。

  誰人夠膽做楊修

  維港巨星匯生不逢時,出來的效果社會反應欠佳,於是有人要追究,結果非但問責班子的官員被批,連帶負責的公務員都中招,結果惹了官非。最後官司雖然還了官員清白,但過程中的痛苦和代價就很大,此事在公務員中成為了慘痛的教訓。有了這個經驗,現在口罩供應變了海鮮價,若然沒有人負責,試問誰人願意冒險。

  前高官說,沙士時期應戰的是首批問責官員,當時無論是負責衞生服務的楊永強,抑或主掌財政的梁錦松,在社會的聲望都很高,他們行事比較進取,套用阿松的說法是「不怕做楊修」。相比之下,現時班子的政治能量和承擔,又是否可以和當日相比呢?

  與沙士相比,香港現時抗疫的工作其實做得更嚴謹,市面的人流限制更加嚴格。若說應對比前朝差,從客觀準則未必準確,只是公眾的感覺仍然很不滿意,這是期望上的落差造成。

  社會要有正能量

  沙士期間不少市民染疫死亡,恐懼感籠罩社會,民間怨氣很大,但當時醫護齊心,官員都很努力去打這場仗,社會仍然有正能量。今日新冠肺炎造成的人命傷亡和威脅,港人如何能避免重蹈維港巨星匯的覆轍,讓正能量能夠發揮,或許正是市民最期望能夠見到的。